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原创 高三】九月(5)

2015-9-30 8:47:45 阅读175 评论37 302015/09 Sept30

九月(5)

第二天,慧萍把丁姿艳愿意换班的事告诉了莫平,并向他表示感谢。当日晚自习,莫平坐班时发现丁姿艳在睡觉,就把她叫到了办公室。

“丁姿艳,吴老师说你想到我们四班来?”

“嗯。开学初,在街上碰到你那天,我就和你说过了呀?”

“可是,上课不认真,不做作业,你觉得我会喜欢吗?”

“老师,我保证不犯错误,认真作业。”

“用什么保证?保证书?”

“那你觉得该用什么?”

“不是用口头的、书面的东西,那些没有意义,我要的是实际行动!”

“那我用行动表示!”

“其实我希望你知道,进入我们班,我答应了当然就成。可是,一个班并不只有我一个,我也得对其他老师负责呀!你若表现不好,其他老师上课情绪就会受到影响,以至于影响到同学们的学习。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知道,莫老师,我会努力的。我如果不好好表现,我就回家去!”

     “我不需要你下这毒誓!虽然,国庆后你再到我们班来,但我希望你从现在就开始改正。任何事情不是时间到了才开始做的,你得有一个准备过程。还有,你语文虽然不错,但是英语、数学呢?自习课不能拿出书本来看看吗?背背单词也可以。作为学生,上课时无所事事,我觉得不是很好。”

此后几天,丁姿艳的表现有了明显的变化,以至于慧萍对莫平说,换班对她的影响真的很大呢。

可是,就在这一周,田海斌参与了打架,被值周老师发现了。由于情节并不严重,交由班主任处理,莫平便问他为什么要打架。

作者  | 2015-9-30 8:47:45 | 阅读(175) |评论(37) | 阅读全文>>

【原创 高三】九月(4)

2015-9-25 9:39:07 阅读124 评论45 252015/09 Sept25

九月(4)

回到学校,经过几天的思考,她找了艾学兵,说她不打算再要丁姿艳了。

“可是,你叫她去哪个班呢?”

“这种人,不说我能否管住她,在我班里,她也影响别人呀?”

“其实,无论在哪个班,她都会影响别人的。”

“那么,你以后不要和我再提升学率!”

“不和你提,难道还指望专科班?”

“你要提,我就不要她。”

“那你说,把她放哪个班去?”

“我知道丁姿艳很想去四班,如果能让她去,她肯定同意。” 慧萍看着艾学兵,笑道。

“你以为莫老爷会要她?他早就说他是废品收购站站长了。”

“你去问问嘛。”见艾学兵犹豫不决,她就补充了一句。“要是她还在我班,我就不当班主任了。”

“你别要挟我,行不?”艾学兵笑道。“我去找书记商量商量。不过,我不是为你,是为年级着想。”

     “我会记着你的好的。”

看艾学兵走出办公室,她便开始备课。没一会儿,覃思来找她商量关于“与”字的用法。

“组长,今天我复习词性,像‘与’‘和’等,既可作介词,又可作连词,总有些模糊,怎么区别?特别是在古文中,讲解虚词的作用是非分清不可的。你给讲一讲,怎样?”

“你这笨学生,连这种问题也敢拿出来问!”

“算我以前没好好学习得不?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只要愿学,总不会太晚的。”

   

作者  | 2015-9-25 9:39:07 | 阅读(124) |评论(45) | 阅读全文>>

【原创 高三】九月(3)

2015-9-15 17:53:30 阅读109 评论40 152015/09 Sept15

九月(3)

9月10日是星期一,教师节。然而,教师节早已是名存实亡了,不会有上级领导来慰问,不会有单位来赞助,甚至连半天休息也没有。有时想想,某个群体之所以有自己的节日,多半是因为她弱势罢了,而不是她该得到尊重或者爱护,譬如妇女节,护士节,儿童节,教师节,老人节等等等等。这一天,二中召开了开学典礼,表彰了成绩优异者,进步显著者,还表彰了在上一学年获得市、县、校级荣誉称号的教师,然后是学生、教师代表发言。学生代表是段长指定某个班级再由班主任确定的,教师代表也是由校长确定了算。作为教师,每年都会被一个人代表着自己发言,虽然这个人有可能在学识、思想,甚至品德上远不如你,但你就是得被他代表着,不想也得要。陶渊明不愿为五斗米折腰乡里小儿,毅然归园田居,现实中能勇敢地做到这点的有几人呢?

这一天,许多教师收到了来自学生的礼物,大多为贺卡,也有鲜花和其他小工艺品的。礼虽然轻,然而对于教师来说,应该是没有比得到学生的喜爱更快乐幸福的事了。在众多礼物中,覃思收到的算是很特别的了,那是丁姿艳送的一把剃须刀。当他打开包装盒时,艾学兵就笑了。“看来,有人要介入你的私生活了。”

“我觉得下次可能会送内裤。”

“涂丛,你说话别不正经!”

见覃思不高兴,涂丛闭了嘴,其他人也就不说话。

这一天,高三年级还开了班主任工作例会,主要是关于9月15日三项高考的事情。一则要求班主任交代学生当天八点钟的时候一定要到达遂阳一中考点,要点名。二则要求学生路上注意安全,考试时要认真沉着作答。再一个就是要遵守考风考纪。另外,班主任须把9月14日晚要在县城住宿的学生名单报给艾学兵,学校将对他们统一安排。

作者  | 2015-9-15 17:53:30 | 阅读(109) |评论(40) | 阅读全文>>

【原创 高三】九月(2)

2015-9-4 12:43:53 阅读113 评论52 42015/09 Sept4

九月(2)

周日晚上,铃声已经响了,慧萍去教室晚自习。教室是安静的,学生都在作业,她扫视了一下教室,发现郝向上不在,便问俞烟他去哪儿了。

“理发去了。”

“什么时候去的?”

“五点半左右吧。”

“现在都六点半了,怎那么长时间?”慧萍自言自语着,又说,“待他回来,叫到办公室来。”这时候,她看到了低着头的丁姿艳,便问道:“丁姿艳,我不是叫你去把头发拉直了吗?”丁姿艳只是低了头,不回答。“哪有学生烫发的?《中学生手则》你不清楚,是不是?”

“我只是烫了发梢。”丁姿艳瞟了她一眼,有些不满。

“我不管你是不是只烫了发梢,只要烫了,就不行!”

“美术班还有整个头都烫了的呢。”

“那你去美术班呀!”

近段时间,慧萍本就窝了一肚子的怨气,这时不禁发作起来,提高了声音。同学们都心惊胆战地听着,不敢抬头,但什么事也做不成了。“你给我站起来!”看丁姿艳坐那儿一动不动,她又叫了一遍。“丁姿艳,你站起来,听到没!”丁姿艳不敢正眼看慧萍,她能感受到慧萍的怒气及她的脸色,于是极不情愿地站了起来,双手按在桌沿,弯了腰。“什么叫站,你知不知道?难道还要我来教?”丁姿艳只得站直了。“你给我听着!明天下午上课之前,你去把头发拉直了。若是不能拉直,就给剪了。要不别进这个教室!”正说着,她听到了喊报告的声音,回头,见郝向上站在门口。

“你怎去了这么长时间?”

“车胎被钉子扎了个洞,补好就这么晚了。”

“第一天就迟到,你也站着去!”

作者  | 2015-9-4 12:43:53 | 阅读(113) |评论(52) | 阅读全文>>

【原创 高三】七月(6)

2015-7-27 10:52:57 阅读122 评论45 272015/07 July27

七月(6)

7月27日上午,覃思上完课本想回家的,但心想,第二天的课未备,就折回办公室去取资料。到办公室后,发现游爱欣伏在桌上哭泣,便问她怎了。游爱欣抬起头,红着眼睛,眼泪正不断地流下来。“覃思哥哥,丁姿艳说我是猪!”

“她怎么会说你是猪呢?”覃思显得有些气愤。

“上课的时候,她在照镜子,我过去让她把镜子收起来,她不肯。我伸手去拿,她就说我长得像猪一样,自己不好意思照镜子还不许别人照!”说着,她又哭出声来。

“真不像话!你为什么不说她是丁姿丑,丁姿骚?”

“我是老师呢,能这么说吗?”

“那就这样给她骂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得给她一巴掌?”

“好像也不行。可是,事已至此,那只有忍了。阿Q说,儿子打老子!你就当她是狗好了。给狗咬了,你总不能再咬回来吧?或者当她疯子也行!给疯子骂了,你不是也不当一回事吗?”

“我不是阿Q!”

“可我们算什么呢?如今,学生早已成了上帝了!打不得,骂不得,否则,我们便是自取其辱!不过,你不去上课了吗?离下课还有二十多分钟呢。你知道,那个土行孙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

游爱欣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还是去上课吧。我总不能为了她惩罚其他学生吧?”

       “我去找丁姿艳谈谈。”

       “别……”游爱欣忙阻止他。“你又不是班主任,去找她,只怕又要成为笑柄了。”

“那……好吧。”

作者  | 2015-7-27 10:52:57 | 阅读(122) |评论(45) | 阅读全文>>

【原创 高三】七月(5)

2015-7-25 12:54:57 阅读108 评论44 252015/07 July25

七月(5)

因为7月24日休息,所以第二天莫平并没有找江民谈话,只是让他回去好好反省反省。住校生是7月24日晚自习前回校的,熄灯后,莫平亲自去寝室点了名,并交代江民,要是再发现他夜不归宿,就叫他卷铺盖走人。莫平脾气好,但他说话算话,学生都了解。江民答应了,似乎有些不太情愿.

7月25日,莫平打电话叫江民家长来校,来的是他父亲。同时,他也去教室叫来了江民。当时,艾学兵也在。

“今天,我得把江民在校的情况向你说明一下。补课这两周,其实高二就这样了,上课经常睡觉,作业也不做,以前我也曾多次打电话和你们说过这事。”

      “在家里,我们也经常教育他,叫他在学校要好好学习,他都答应了的。”

      “答应了没用呀?!在学校,你问问他,哪一天认真了?”莫平看着江民,他只站在那儿,低着头,垂着手。“记得我还让你带他去看看,是不是病了,总也睡不醒的样子。”

“我带去看过医生,医生说没病 。”

“现在看来,不是生病,是他晚上经常跑古湖镇上网去了。前天晚上,让我们老师发现了,去镇上网吧找回来的。”

“这已经严重违反了校规校纪。你说,晚上出去,真的出了事,你不找我们吗?虽然,我们三令五申,但他不听!这事,我们要严肃处理的!”

听了艾学兵的话,江民的父亲站起来就过去打江民,江民躲过了。他父亲抡起巴掌又想扇过去,莫平和艾学兵忙去拉住他。他站着,气乎乎地看着江民,一边问道:“怎么个严肃处理?”

作者  | 2015-7-25 12:54:57 | 阅读(108) |评论(4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