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蚀(6)  

2007-07-10 10:35:00|  分类: 虚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开学了,进行班级调整,高一缩减了一个班。于是,纪律最差,最没前途的我班被解体了。

我高兴我有了自由,我高兴不会再有那么多婆婆妈妈的事烦我了。而且,我终于有时间去找艾倩了。

可当我去见她时,她只是冷冷地开了门,并没有些许高兴的神色,原来那人也在。我尴尬地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了。只见他俩耳贴耳不知谈了些什么,然后那人便走了。

艾倩并不理我,顾自匀了面,画了唇,又取出了眉笔。我强压住怒火,问道:“我想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很爱打扮,我想,以后你是支付不起我的化妆费用的。”她依然描着她的眉。“我想过了,跟了你我是不会幸福的。你眼中只有书本,只有学生,没有只是我。”她放下眉笔,戴上耳环项链。

“他对你很好,是吗?”

“他可以支付我需要的一切。”她未带一丝情感的说着这些,然后,穿好丝袜,蹬上高跟鞋。

“今天,你真漂亮,只是脸色不太好。”这是我的真心话。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了解她,可这回我却彻底失败了。

“走吧,我要去跳舞了。”
  “以后,我还可以来看你么?”

她犹豫了一会儿,咬咬嘴唇,轻轻地说道:“不用了。”说完,转身便跑了。而就在那一瞬间,我发现了她眼角晶莹的泪花。我不禁黯然神伤了。她终于走了,消失在了茫茫的月色中。我多么希望她也能走出我的记忆呀!、

以后的时间,我几乎全是在想象中度过的。我想起了我们在一起度过的每一个日子:一起唱歌,一起散步,一起郊游……但这样的日子,这样的日子,不会再回来了。如今,爱情、事业都已不复存在,我的心中只余一片空白。当我再次坐在遂阳溪边,望着天边升起的月亮,我又想起她来了。记得也是在这样的晚上,我们曾坐在这里,背诵着晏几道的《临江仙》:“记得小频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诉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是呀,当时明月在,可小频呢?只有我孤单一个了。绕过田野,我向学校走去。前面的路朦朦胧胧,看不大清楚。回首,后边也是一片模糊。真如艾倩所说,我是世上最无能的人了。我会二胡,我有一笔好字,我写一手好文章,我歌也唱得不错,可这些于我想立足于世又有什么帮助?我正直,我纯朴,我满腔热情地对待工作,这些于我又有何益?目前,我只有两种选择了:要么消沉,要么暴发。消沉么?正如《金刚经》所说,所有相皆是虚妄。我太执着了,故烦恼多。我该找回我的清净心,修成正果么?不,我不会的,来到世上,就得干出一番事业来。无论如何,我决不能永沉人海之底。

我知道,我要改变自我的第一步就是要学会“说话”,要“斯文扫地”。我用了几天的时间来练习,直到自己觉得有把握为止。终于,前面校长过来了,腰板挺得直直的,满是严肃。我想这该是到了我用 武的时候了。于是,我迎着他走去,我想那神情绝对像一个视死如归的革命志士。但是一接触到他那没有表情的面孔,我泄气了。我虽然清楚地知道,在我们这里,国家主席也还不如一个小小的陈甫,但我没有勇气说出他所喜欢听的话来。我终于明白了,其实我是没有资格怪艾倩离我而去的,像我这样的人,能值得谁爱呢?我只配一个人留在书房里拉我的《二泉印月》,我只配在教室里陪学生们念《刺世嫉邪赋》。

这以后没多久,原先我班的几位学生找我来了。他们要求我把过去的同学集合起来,照张相留念。“我看,还是别留念的好,免得以后睹物思前,最终发现自己原来在全校最差的班级里浪费了一年,伤心就来不及了。”

“刘老师,我觉得高一一年是最有意思的了。我们都团结、互助、友爱。我们去野炊,我们冒雨春游,现在还记忆犹新呢。”班长说。

“以前,我们说什么,你都不在乎。说错了你就开导我们。现在的班主任,他只一味地要求我们读书,话说错了,或是题答错了,他就骂我们是猪。”吴慧萍也开了口。可我总不想答应他们。

“刘老师,星期天就照一张吧。刘老师。”看着那一张张诚恳的脸,一张张略带企求的脸,我无法拒绝了。他们兴高采烈地去了,可留给我的却是无尽的悲伤。

我想起了莫平的话。“那天,我去政教处,看见了上学期班主任考核表,那上面所列的各项班级竞赛,你班都名列前茅呢。”既然,我班的情况都不差,可他们为什么说我班是全校最差的?为什么?为什么?我重新取出了王闯的来信,这封当时曾让我激动了好一会儿、最终又压在了箱底的来信。“欲鸣,我了解你,你是一个踏实、讲实效的人,但在内地,他们需要的是‘会讲话‘的人,而这样的才能你是不具备的。来吧,像你那样的人,在这儿是没人讨厌的,甚至可以说大家都会欢迎呢。别老是想着理想了,真的,在这社会,钱是最主要的。”

自然,我并不把名利放在心上,我只想安心地工作,做自己喜爱的事。可如今,毕业才不过两年,自己的满腔热情早毁于人世炎凉了。我离不开学生,可我决定离开他们了。

我用我的满腔热情,我用我的满腹心酸上完了最后那节课。布置完了暑假作业,还余几分钟,学生都低下头去复习迎考了。看着他们那认真的模样,我不禁泪眼朦胧了。窗外,知了在不停地叫着,吵得人心烦。我真想对他们说:“同学们,你们知道吗,我是多么舍不得离开你们呀?我们相处的这两年,对我来说,苦多于乐,但我打心眼里喜欢你们,可是……别了,我的学生,我的朋友。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