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蚀(7)  

2007-07-14 21:10:00|  分类: 虚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

终于,我上了去深圳的火车了。车过衢州,车过株州,车过郴州,车过广州,离深圳越来越近了,但我心中却越来越有了一种莫名的惆怅与懊丧。看着窗外飞逝的点点灯火,我想起了离别时母亲饱含泪花的双眼;想起了下学期开学时,学生们迷茫的双眼;还有校长让我签合同时那似乎等着瞧的双眼……就在乘上火车的前晚,我还绝决地对莫平说:“这鬼地方,以后我再也不要回来了,除非换了校长。”但如今呢……我恨自己的软弱,恨自己对事业的那份执着。可我不能不想它,那里的一切!

到深圳后,王闯热情地接待了我。已两年未见面了,他的外表并没变化许多:高高的个子,也不胖,还是那么精明。但他那看人的眼神,却没了先前的纯朴与调皮了,那样子似乎总在说:“你什么也别想瞒住我!”

第二天,醒来时,天已大亮。王闯上班去了,桌上留了纸条,还有一张交通图。他特关照说,别走失。

白天的深圳,来往不停的是车辆,来去匆匆的是行人。经过证券交易所,我好奇了。记得以前上《子夜》,那多空双方,多头陷阱,股票的涨跌,总也弄不明白。可如今,也只是见那儿人头攒动,还不时发出尖叫,时而懊恼,时而激动。人才交流所前,我也与那些外来的务工人员一起,挤着看招聘广告。天虹商场里,琳琅满目的商品,只看得我眼花缭乱。上自动扶梯时,还差点摔跤,旁人笑了,我也不觉红了脸。电器城里,那品种繁多的音响设备,更让我应接不暇了。外面的世界可真是精彩!

王闯自是很忙,顾不得我。几天下来,我心烦了。问王闯给我找到了工作没有。

“找工作哪那么容易?技术型的,你又不行;劳力型的,你也干不了。呆几天吧。”

我不禁生气了。“你信上不是说有一个学校要我的吗?现在都八月二十六了,你知道吗?”

“别那么激动好不?凭我的关系,包你有工作,得不?不过还得等几天。我希望你知道,在这儿,工作并不好找。” 

我也无心看电视,看着窗外忙碌的世界,我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王闯却笑了。“你笑什么?我觉得我就像给你这只猫逮住的老鼠!”  

“瞧你说的。我们一直是最要好的朋友,不是么?得了,干嘛生闷气呢?我们去玩玩怎样?深圳的夜景可是世上最美的。”

“我不想去。”

“去吧。今晚回来,你准会睡一个好觉。”

看着王闯那神秘的样子,我心中十分不乐,但又拗不过他,只得依着。

深圳的夜晚,确实迷人!霓虹灯色彩缤纷,商店里亮如白昼;人山人海,到处是欢声笑语。但是那汽车尾灯组成的红线,也够得上是赏心悦目的。“的士”在一家舞厅前停下,跨出车门,那“舞”字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看着我这土老冒的模样,小姐们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咂着嘴巴,那红红的嘴唇,仿佛刚喝过血似的。王闯硬是把我拉了进去。我们在一位中年人身边坐下。王闯把我介绍给了他,又对我说:“欲鸣,这是吕经理。”相认之后,吕经理问了我的学历、爱好、工作单位等等。那眼睛直看着我,看得我很不自在。然后他告辞了。王闯送他回来,对我说:“吕经理是我舅舅的好朋友,一家私营服装公司的老板。我要舅舅给你找份工作,舅舅便托他了,但他要见人。今天,其实就是面试了。”

“他要我做什么?”

“到他公司帮忙吧。抄抄写写什么的。”

我终于放心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

“我们跳舞去吧!”

“我不会。”

“你还这么幼稚。大学时,叫你去学,你不。我还以为,在社会上混了两年,你会了,谁知……算了,我教你。”

“不,我还是坐坐吧。”

“好吧,我也不勉强。你这人呀!”

他给我要了份咖啡,进了舞池。那闪闪的灯光,照得我眼花。我又想起家乡来了。要是没来深圳的话,现在该在学校里了。不知妈妈可好?她会在干什么呢?看电视,在邻居家聊天,还是在想我?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先生,跳一曲吧,好吗?”那声音嗲嗲的,让人牙齿都发酸。那女妖在我身边坐了下来,超短裙下,露着丰满的双腿。一阵阵香气熏得人头晕。我赶紧往边上挪,可她也靠了过来。我不得不直言拒绝了。

“对不起,小姐,我不会跳舞。”

“没关系呀,我教你不就得啦。”

我慌了,这样的场合我何曾见过?“我……我……我……我不想跳。”

“那我们就不跳舞。去打球,怎样?”说着,居然还伸过手来。

我没法挣脱,也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了,大叫起来:“王闯!王闯!”那些个哥们姐们都放肆地大笑起来。王闯总算过来了,给我解了围。

一路上,我还惊魂未定。他却一直在笑我。“我还是穿自己的衣服好了。你的名牌,以后还不知会给我惹多少麻烦呢!”

“这怎能怪我的名牌呢?谁叫你那么老土,也许人家是故意逗你玩的。所以呀,我说,为了保护自己,无论如何,你得改改了。”我不理他,一直到家。

几天后,我便正式去上班了。吕经理的公司在蛇口,我只好与王闯分别。临行前,他告诫我说:“你可谁也别信,也别把什么话都跟人家说。还有,你得学学怎样做人了,真的。”我真心地谢了他。(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