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蚀(8)  

2007-07-18 21:07:00|  分类: 虚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

到蛇口的第一天,我认识了叶微。叶微和我在同一办公室。她眼睛大大的,一头披肩秀发,骨子里透着坚强和自信。她告诉我说,老板很精明的,总是嫌工人不卖力工作。当然,我没置可否。我有自己的习惯,对于任何人事,我并不轻易地相信,我要自己去观察。

“老板打算一个月给你多少薪水?”

“他没说过。”

“没想到你也这么精。”她似乎并不相信。

这时,吕太叫我们到车间去帮忙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工厂,这里的一切都吸引着我。工人们忙碌着,根本不看我们一眼,耳中听见的也只是缝纫机的声音。我去帮着包装。那工人(他姓李)动作真快,我只有佩服的份。小李告诉我,他们是计件的,不快点,赚不了几个钱。晚上,工人都要加班,宿舍里就只有我一人,孤伶伶的,甚是无聊,我只得早早地睡了。

第二天早上,因忘了打卡,老板训了我一顿,心里颇不舒服。叶微报关回来,知道这事后,便劝我,说她第一次也是这样的。

吕太是会计,她叫我帮她抄些账目。见我字迹清楚,人又老实,便叫我跟她学做会计。能学一门技能,我当然巴不得。老板也没反对。但一旦订单紧时,我还得去车间帮忙。叶微说,工业区培训中心有职业培训,叫我去看看。幸运的是,那一月刚好有会计培训。我去向王闯借了钱,参加了培训。老板见我干活勤快,对我也还面善。于是,我便不大相信叶微了。当然,叶微对我也挺不错。我们总讲些笑话,逗着玩;她买了零食,总分些给我。吕太很少在办公室,她要管着车间,怕工人偷懒,或偷些布料(我们公司做丝绸服装,丝绸绉了,就只一点儿)。吕太在的时候,自然不敢有些许放肆。

白天,我得工作,晚上,又得上课,我觉得生活充实多了。以至于,有一次,王闯问道:“这许久没来我这儿了,有女朋友了?”我当然一口否决。他于是劝我说:“深圳女多男少,泡一个吧,也不白来一回。”我自然没理他。

一天早晨,我刚跨进办公室,叶微就笑咪咪地看着我,眼里满是神秘。我都让她弄得不好意思起来了。

“没想到这么快,你就泡上妞了。真看不出来!” 

“你瞎说什么呀。”

“你有女同学在蛇口吗?”

“没有。”

“这不?人家都留了电话了,还想骗我。要电话号码的话,就告诉我实情。”我只好恳求她,并答应给她买点心,她才罢休。

通电话后,我才明白过来,是会计培训班的一个同学。她叫余青,在一家公司当出纳,是个十分开朗的女孩。我第一天去上课的时候,她来的较晚。因我坐最后一桌,一个人;事实上,也只有我那儿有空位了,她便坐在了我的边上。于是,我们俩便相识了。以后又有好几次坐在一起,就熟悉了。她告诉我说,她家在江门,父母给包办了婚姻。高考落榜后,父母就要逼她嫁人。于是,她跑出来打工了。现在,她打算考大学,正在复习呢。当得知我原是一名老师时,便要我帮她复习。我自然是一口答应了,但我没想到,她居然会把这事当真。

这以后没多久,叶微告诉我说她准备辞职。

“为什么?”

她大顾自吃着早点,没看我。“你觉得,这儿是人呆得地方么?一个月就那么几个子儿,你呆得住?累死累活,老板还觉得我们欠了他似的。”

刚来那阵子,我还觉得叶微不可信,但第一个月发下工资后,我和她就站在同一战线上了。且不说工人,单是我们这些管理人员(一共五人),每周工作六天,有时晚上还得加班,一个月也才不过六百多些。老板还往往给脸色看。人人都知道,在深圳,工作不好找,老板也正是看中这一点,才不把人当人看的。

“瞧他们那样子,简直就是吸血鬼。”

这时吕太来了,我们便缄了口。她又小声地告诉我,说我有信。我们公司虽说是合资企业,港方老板却很少管事,管理人员也不多,只要工作没耽误,老板也管得宽。趁吕太不在,我去拿了信。信是莫平写来的。信中说:现在,学校很多事都与金钱挂钩了,晚自习下班辅导、集会、值周等等。还说,现在虽实行了五天工作制,其实仍是上六天的课。每个星期六都得补课。并告诉我, 胡先生升了官了,当上了政教主任。我便笑着与叶微谈这些事。“这是常事,经济社会,不足为奇。”她的平静,倒让我有些惊讶了。

似乎深圳的女性,都处世不惊似的。当我把叶微要走的事说与余青听时,她的反应也甚是平常。“像你们那种单位,换了我,也会走的。”我只是默默无言。在内地,有的人一月工资还不足以维持开支;而有的人,虽然才华满腹,却总也得不到重用,可他们为什么总要死守着铁饭碗不肯放呢?“星期天,我们去赤湾玩,怎样?”想想自己那么低的工资,除了吃,哪还有钱去玩?我找个理由拒绝了。余青似乎有些不乐,我也顾不得了。

没过多久,叶微真的辞职了,我甚至一点都不知道。自从那次她跟我提起后,从来不曾再说过。

那天都九点多了,她还没来上班。吕太发火了。“叶微没打电话来过吗?”

“没有。”

“她打电话来的话,马上来叫我。”说完,骂骂咧咧地到厂房里去了。

大概快吃午饭了吧,叶微打电话来了,她告诉我说,她辞职了。“那你工资没领呀?”

“管不了那许多了。”

我心里直为她可惜,这么好的人,为了辞职,工资都领不到了。即而又想,她来辞职,没得到老板同意,横竖也是拿不到工资的,这已不是先例。

吕太来了,边听电话,边大骂起来。不久,她挂了电话,脸色通红,骂道:“这婊子!”

中午,她便叫我兼管行政,而出纳则兼了报关:这可是叶微的工作!

到了月末,我结帐时才知道,叶微也不是一个没心计的人。她报关时,曾支过钱的,而且还远远超出了她该得到的工交呢,难怪老板娘那么怒气冲冲了。但我也并不为她这种行为而改变了对她的一贯看法,像这种老板就该是这样对待她的。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