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蚀(9)  

2007-07-20 18:16:00|  分类: 虚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

总以为,多了一份工作,工资会加一点的,可没想到,还是一样。我也有些气愤了。叶微走了,看来,我也是呆不长的。当初,我离开学校来深圳,虽不是特为赚钱而来,可既然来了,能赚到钱,又岂是坏事?而这点工资还不够我吃饭呢!我一定会离开这儿的,等我培训结束,拿到会计上岗证的时候。

从此,我更加用功了。在班上我很积极地提问,回答问题。班上同学问我问题,我也总是很乐意地回答。余青对我也亲密多了。除了帮她复习外,我们还常常一起外出游玩。也许,我小气了点,但她并不见怪。有时,经过麦当劳,我想去买汉堡包,她总是阻拦说:几个面包、一支矿泉水也能充饥,而且经济实惠。

结业考试放在深圳。考完后,我带她到王闯那儿玩。当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王闯拍着我的肩膀说:“你小子,泡上了妞,也不告我?亏了我们朋友一场。”我忙解释说,余青只是我的同学而已。“别骗我了。瞧她看你那眼神,我就知道,你们俩的关系非同寻常。”

“你还不了解我吗?我们是知心朋友,我干吗要骗你?”

“好了,好了,我们去大家乐玩,怎样?”

我们俩当然同意。这一回,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了深圳的与众不同。她不仅是一个繁华的世界,同时也是一个青春的世界!若说蛇口是一个娴静、温柔的少妇,那么深圳就是一个活泼、浪漫的少女了!

 

这一年的除夕,我是在王闯那儿过的。王闯到他舅舅家去吃年夜饭了。望着窗外闪烁的霓虹灯,我想起了母亲。以前,每到除夕,我们总在一起吃饭的,虽然只有两人,但那过年的气氛也毫不逊于别家。母亲总会烫一壶酒,做一桌的菜。然后,我们俩面对面地坐着,聊着一年来每天都在聊着的家长里短。她吃饭很快,吃完后就会看着我,一脸的微笑。等我吃完了,她就收拾碗筷,而我则进房看电视。等春节晚会开始时,我便叫她。现在,春节晚会已经开始了,我是一个人看的,母亲呢?别人的欢笑,只能加深我对家乡的思念。

窗外的车辆渐渐得稀了,人们准是都回去与家人团聚了;余青也在 腊月二十五那天回家去了。隔壁的青年在唱着《九月九的酒》和《流浪歌》,浓浓的乡愁又涌上心头了,我不禁流下泪来。

此时,王闯回来了,带着几个盒饭。他看见了我那带着泪痕的双眼,笑道:“男儿有泪不轻弹的。”见我没说话,便顾自拿出酒来,斟上,然后打开盒饭。“来,喝一杯,过年哪。”

我们就这么默默地喝着。许久,他开了口。“想家了?我刚来的时候,也这样。可人大了,总要离开家的。”

“我在想当初一毕业,你叫我一道出来闯,我就来的话,不说经济上,但是心情上也许会好多了。”

“过都过去了,还想它干吗?工作怎样?还好吗?”

“不谈也罢。”

“不好,是吧?”

“也算是吧。吕经理那人精着呢!我们写字楼的小姐,从我进公司起都换了好几个了。在那儿,我几乎什么活都干,扫地阿姨病了,我得打扫办公室;客户来了,我得泡茶;要出货了,又要到厂房帮忙。等我拿到上岗证,我非另找工作不可。”

“真对不起,当初把你叫到深圳来,总以为会让你混得好一点的,没想到……”

“哪能怪你呢?要是你不叫我出来,有你这层关系,我也是要出来的。内地那种体制,若非迫不得已,没多少人愿意呆下去的。”

“我再给留心着吧。”

“那得谢谢你了。”

“瞧你,一家人哪能说两家话?喂,你那个妞,怎样了?”

“哪个妞?”

“装傻!小姐呀?搞掂了么?”

“你呀!”

“我真不懂,都什么社会了,还有你这么纯的人。她可是个好姑娘,你也不小了。可要好好把握,别错过了机会。而且,我觉得她对你挺有好感的。若是好好培养感情的话,绝对有把握。”

“这辈子是否要结婚,我还说不准呢。我本想先赚点钱,然后回去做点小买卖,不再教书了,受那劳什子气!可现在……其实,我也是不想离开学校的,就是现在,说句心里话,在我的内心深处,我还想回去呢!可现实却逼得我这么狼狈。至于妻子,要是这世上有不贪名利的,那倒可以试试。但我又一想,像我这种人,就是有人愿跟我一辈子,我又担心连累着她,让她受苦。那女孩越是聪明可爱,就越是不忍心。所以,我一直都是把余青当妹妹来看的,没存什么非份之想。而且,她对我的感情,我也不是看不出来。我们都是学中文的,小说看的多,我相信我的眼睛。”

“欲鸣,你太悲观了。都工作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一点都没改变呢?”
  对于王闯的责怪,我没有丝毫埋怨的意思,他对我的真心,我也完全能够明白。于是,利用外出办事的机会,我开始找起工作来了。在信息栏前,我像内地刚出来的人们一样,常常细心地搜索着,看是否有适合自己的工作,但往往都是失望的。有一回,看到一个公司要招聘厂报编辑,我就去问了条件。人才交流所的小姐说,要求大专水平,字迹清楚端正,男女不限,而且有经验者优先。在学校我曾作过文学社的编辑,而且作文也还算可以,心想,这份工作要是能成功,倒还算专业对口。就交了七十元报名费,去了那公司。可人家告诉我说,他们早就招好人了。

      当我把这事告诉余青时,她便劝我道:“在深圳,这种事时常有的,他们能退四十元钱给你,已是你的运气了。上次,特区报不是登了吗?有一个人由于工作介绍不成,要他们退钱,结果招了一顿打。吃一堑长一智,下次再进介绍所时,可先要看看他们的营业执照。不要再上当了。”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中,我们进了四海公园。这是一个有月亮的晚上,但月光不是很亮,地上的一切都显得十分得朦胧了。草坪上落着影影绰绰的树影儿,煞有诗意。穿过拱桥,我们在湖边的一张石凳上坐了下来。湖中荡漾着几只小船,水中的月影不停地晃着,连那星星,边那树影。我们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一切:这大自然的造化,这绝妙的风景。渐渐的,公园里人少了,我们穿进弯弯曲曲的小径,她偎着我,就像一对恋人。当我们走出幸福中心时,有一对对的恋人从我们身边经过,几乎每个女子的手中都拿着花,或玫瑰,或其他。她便要我也买花送给她。我自然没有推辞。我拿起一束郁金香,她说她喜欢红玫瑰。于是,我给她挑了几支:有含苞欲放的,有开的正欢的。那红色是那么的艳,就像是她那一袭连衣裙,就像是她那红唇,就像是她那灵魂。她高兴极了,把身体靠得那么紧,害得我好窘。虽然,我知道,路上并没有人会注意我们。那晚,我回宿舍时,脸还是烫得很。小李问我在情人节,带情人上哪儿去玩了,我这才想起,今天是214!我想起了余青那兴高采烈的模样,不觉心里甜滋滋的。这是一个美丽的晚上!这是一个幸福的晚上!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