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蚀(2)  

2007-07-02 11:19:00|  分类: 虚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第二天,是开学前会议的时间。学校所有的领导(按职位高低顺序)一个接着一个地在主席台上亮了相,读了些当前的政策,读了些教育局的文件,并附带讲了本学期的工作安排。这样,新学年便算开始了。 

我当了高一普通班的班主任。县一中录取了中考成绩排名在全县前二百名的学生,余下的才可以在二中就读。而在二中还分了重点班,那么我这普通班的情况就可想而知了。我没有挑三拣四,而且也是不能够的,更何况,当时的我心里还在这样想着:“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我把他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他们自然会主动、用功地去学习了。到来年,一定会赶上重点班的。”

可是,当我面临着自己的第一批“高足”时,我也不得不掂量这念头了。班上将近五十人,议价生就达十四人之多。但是,年轻好胜的我仍抱了必胜的信心呢。“同学们,不管以前如何,都已成为历史了。关键是得抓住今天。只要我们努力,一定会赶上并超过重点班的。我绝对有信心,你们呢?”

“有。”同学们响亮地答道,很有些志愿军赴朝鲜战场时那种视死如归的气概。瞧着这种气势,就不由人不感动。所以再进来的这一个,我也没把他放在心上了。他交给我一张介绍信:

刘欲鸣:

陈明怀借读费2000元已交,望接纳。

教务处

92.8.31

别人的借读费都是5000元,至于他为何只是2000元,我虽然心里纳闷,却也没多想。教务处写这纸条,自有他的理由,我又何必多问呢?我只叫那人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上。然后开始了最后的训导:“同学们,我希望谁都别辜负了三年的好时光。记住,只要有信心,世上没有办不到的事!”

 

总以为,一天两节课,日子会过得很轻松,很愉快的,可事实并不像想象的那样简单。光备课就花去了我大半的时间,还有班里的大事小情,数也数不清,我忙得焦头烂额了。对于心上人艾倩,虽然心存内疚,也只好暂时把她放心在下了。

但我还是有点了解她的,毕竟相处了两年了。她爱撒娇,爱发小脾气,就像所有的女孩子一样(不知这是不是她们的天性)。终于,她找我算帐来了。当然,这回我并没有怕她。她进门的当儿,我就仔细地观察过她了。今天的她,与往日相比,脸更白些,眉更细些,眼更黑些,唇更红些,一对耳环还不断地闪着光。瞧她那打扮,我就知道,她并非专门来对付我的。“你那些个事,都比我重要么?”那样子似在撒娇,又似在威胁。

“哪能呢?”我装着正正经经的模样,迎接着她的第一招。“不过,你总不希望我干不好,让校长给赶出去吧?”

“要是你到乡下去,那我们就吹。”

“这不,所以我得勤些了。”我给她泡了茶来。她向来喜欢喝茶,那酽酽的味道,那慢慢上来的纯味,都是她所喜欢的。“倩,我们唱一段《春香传  爱歌》怎样?好久没娱乐过了呢?”

“没人与你唱是吧?我才不呢!”

“你说,除了你,我还能找谁呢?”

“滑头!”她把头靠在了我的肩上,我觉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

  也许一个人太幸福的时候,老天往往是会嫉妒的,虽然,对于不幸,它并不同情。正当我们雅兴正浓的时候,班长找我来了。

“刘老师,不知什么原因,吴慧萍哭着跑到寝室去了。”

对于吴慧萍,我是记得清楚的。那天报名时,她的钱是用手帕包着的,且有一股霉味。她告诉我,那是因为钱放在箱底,而家中又很潮湿的缘故。

我顾不得许多了,马上去找她。但是,无论如何劝解,她只是哭,总也不开口。她不是小孩,要是的话,给她几块饼,几颗糖,也许马上就破涕为笑了,但她不是。这,倒让我没了主意。许久,她的哭声才轻下来,就像一个小孩哭够了就想睡觉一样。口已干了,但不得不开始我那毫无把握的游说。

“慧萍,就当我是你的大哥吧。有什么话,尽管向我说好了。真的,可别让什么影响了你的学业。”

“老师,帮我把学费退回来,好吗?”她突然坐了起来,倒把我吓了一跳。可这也让我为了难了。

“为什么?”

“我不想读了。每次回家,看到妈生病在床,爸弯着身子吃力地干活,我就觉得我该在家里帮忙才对的。”哽咽着,用手帕揩着眼泪。

“我可以帮你申请助学金,班费你也可以不交的。跟班干部商量商量,我相信大家是会同意的。但退回学费……

“要是真的退不回来,上完这学期,我也不来了。”
“那怎么行!无论如何得把高中念完呀?”

她低了头,又啜泣起来了。

“当初,你为什么来上学呢?”

“爸要我来的。那时,妈就生病了。爸说,他没念过书,妈也没念过。他不想误了我们姐弟俩。”

“你爸是对的,我想。你爸对你这么好,你该报答他才对。对于目前的你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努力学习,考出好成绩来。要是你回家帮忙,你爸不见得就会高兴的。当然,你读一个学期就退学或这个学期不好好学习,你觉得对得起你爸妈吗?”她不响,只是低了头玩弄着衣角。“好了,别傻想了。关于班费的事,我会和班干部商量的。”

“不用了,老师。真的!”

我会看着办的。明天,我先给你借几本参考书看看。好了,你先休息吧。”

待我回到卧室时,艾倩已经走了,镜框里的她正对着我笑。“这孩子!”我也笑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