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蚀(13)  

2007-07-31 20:27:00|  分类: 虚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

回家后的第一天,我就去了校长家,校长不在。以后又找过几次,他不是去教委开会,便是忙得分不开身。说句心里话,我并不想见他,反正就那个样子,见与不见其实并没两样。只不过是出去都两年了,为表示敬重而已。可是毕竟没有见着。

当初去深圳时,学校并没要求我退出房间,而去了之后,莫平要我借给他用,我自然是借了。后来,莫平搬出学校去了,学校里由于房间紧张,要我先借给新老师用,我想反正自己放那儿也是空着,便也同意了。如今回来,我自然得去把它要回来。可是,学校却不肯了,说是得商量商量。最后,虽说是归还给了我,可这给人的打击也是够大的了。接下来是安排功课,我居然被调到图书馆去了。这是当初怎么也不会想到的,我回来的目的,无非是想好好做一个教师,可现在呢?我虽然喜欢书,但我怎甘心就这么过着日子?我后悔回来了。现在,我才醒悟过来:这世界,还有什么比金钱更好的呢?但悔之晚矣!

莫平已没了先前那样的牢骚,他已经让现实磨去了原先的锋芒;陈霞也不再说看透了这世界的话,她只一心一意地带着她的儿子。“当初,我就叫你别回来。虽然在信上没明说,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可你偏要说喜欢教书,你又不是说没教过书的,现在,后悔又能怎样呢?理想,那只是与学生们说说的,我们都不小了,现实点好。”陈霞劝我还是找个对象,日子总是要过的,而且,大家都这么过下来了,我没有必要与众不同。我谢了他们的好意,重新过着我那没有女人,苦行僧似的生活!

我每天守着图书馆,上班,下班;下班,上班。日复一日地过着无聊的生活。那一天,碰到了吴慧萍。我已有些认不出她来了,是她先叫的我。她似乎很兴奋。“ 刘老师,你不是去深圳了么?怎么回来了?那边不好么?人家都说,那边是发挥潜能的地方,我知道,你当初离开讲台,就是因为在学校,你的才能得不到发挥的缘故,可你怎么就回来了呢?”我没有说我为什么回来,只是问她现在过的怎样。“我上了师范了。我喜欢做老师,每天面对着那么多可爱的学生。然后,我把我知道的都教给他们,然后他们走上社会。而且,有一天,我的学生中居然有一位还成了名人,那时,我就会骄傲地说:‘他是我的学生。’何况,做老师还可以帮助别人,就像当初你帮助我一样。真的,我想,要是当初你不开导我的话,我现在都不知在干什么了。”我没有说什么,只是劝她好好学习,将来对社会有所贡献。

期中考试了,我被安排了监考。我不想去,我连课都没有;而且,在所有后勤的人当中,也只有我一个人要监考,那又是为什么?去与胡先生理论,他说这是因为学校还是把我当成一名教师,而非后勤人员。我根本就不要他们看得起!

莫平劝我说:“还是去监考吧。不去对你根本没有好处。要是两年前,我也许会站在你这边。可如今,我还是劝你别这样做。这都是年轻人、那些不谙世事的人做做的。”

我不服,再一次去找了胡先生。“你自找校长去!”胡先生把他那尖脑袋高傲地扬了扬,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我自然是要去找校长的。                 

“既然,教务处安排了,你就服从一次吧。”

“可这是不公平的。”我奇怪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现在想想,真有点不可思议。要是有公平的话,哪还有什么现实与童话之分?校长只是一再开导我要服从教务处的安排:他自然是说不出什么其他理由的。

我终是没有听从莫平的劝说,也没有像校长希望的那样去做。可我被当做旷课处理了,虽然,那几天,我照样去图书馆上班!

是的,莫平说的都是对的,我是斗不过他们的。现在想来,像他那样的人,肯定是经历过我所不知道的事,而且对他的打击还十分大,不然,他是不会变得那样消沉的。经过这件事,我对于自己的前途,已彻底没了信心了。我开始了自暴自弃。我学会了跳舞,我学会了抽烟,我学会了喝酒,我学会了搓麻将。每天,我只有以酒浇愁,以烟解闷。

而在这期间,不知又有多少人问过我。“在深圳不好吗,你为什么回来呢?”我说我喜欢教书,我喜欢学生,他们自然不会相信。于是,每当碰到这一类的问题,我都只是递一支烟过去,以作回答。他们虽然也不再说什么,但我确确实实听到了他们对于我回来的确切解释了:他在外面混不下去了,人又老实,而且没有本领;听说,他的朋友都让他给害得坐牢了呢!在中国,这种造谣本是无可厚非的,嘴长在他人身上,我又如何能止住谣言呢?我惹不起,我只有躲开他们了。我重新想到了停薪留职。可是校长自是不同意的。

“当初,我让你出去,就已遭到许多人的反对了。既然回来了,就该干好你的本职工作。何况,现在教委已不同意停薪留职了。”

“这我知道。但其他学校都已有了先例了,他们挂勤工俭学的牌子,干着停薪留职的事儿。而且,我在学校也是坐着罢了,教委并不会分配教师来。要是你同意的话,学校还有进项呢。(因为办停薪留职要交学校费用)”可校长终是没有答应。

我想知道莫平到底遇到过什么重大打击,可多次询问,他总是不肯说。每当我提起的时候,他便把话题引到我的婚事上去。

“说真的,你也老大不小了,找一个对象吧,我还指望着喝你的喜酒呢。”

“要说喜酒,只怕你这辈子是没得喝了。若单是想喝酒,我现在就可去买。”

“欲鸣,你别固执,找一个老婆吧。有一个伴,你也许不会这么消极,这么无聊了。”自然,我的心事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怕娶媳妇,不是我养不起,我只是怕她跟不惯我。我是一个只想过安稳日子,不想升官发财的人。可如今,有几个女人只希望自己能过一个安稳日子,而不要有一个官运亨通的丈夫呢?如此说来,要一个整天吵吵闹闹的媳妇,我还不如过单身日子呢!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