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蚀(4)  

2007-07-06 17:02:00|  分类: 虚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蚀(4)

世界总是那么忙碌,九二年又成了历史。按节序来说,该是春分了,但春寒料峭,丝毫没有春天的气息:树枝依然是单纯的铅灰色,光秃秃的;路上还残留些黄黄的叶沫;田野上也甚是萧条,只零星地种着些油菜、小麦,并不曾有些别的绿意。

我在办公室备课的当儿,有人敲门,是交作业的学生。其实这已是司空见惯的了,但陈霞还是很感慨:“现在的学生,交作业也得求他们,世界真是颠倒过来了。”

“有时想想,不做更好,少改几本!学生怕做,我还怕改呢。”

“我也这么想。可我们 毕竟是老师,是教人知识,而不是误人子弟。,”莫平放下笔,接道。

“你们这两个小天真,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提醒你们:施主任不是说了吗?像我们这种二类学校,是不讲苦劳,只讲功劳的。不管你如何爱护学生,如何用功,没有成绩,最终也是白搭。”
  瞧她那说话的语气,那神态,我不禁笑了,并说道:“我只想凭良心做事。”

“是呀,我们拿工资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虽然有人说,在这个社会,良心不过是一张面额最低的纸币而已,但无论如何,该干的事还是得认真把它干好才对。”

“好了,我不跟你们说这些了。欲鸣,有人告你状呢。”

“告我状?像我这种人,有什么值得他们告的?该不是你吧?”

“陈霞,瞎说吧?”

“瞎说?才不呢。”陈霞很认真地说道。“欲鸣,有人说你不认真上课,还说,在课上你给学生讲社会的阴暗面,已造成很坏的影响了呢。欲鸣——还有你,莫平——我要你们两个都知道:其实社会并不像背‘大江东去’那么简单!”我们都笑起来了。“我可是说真的。你们刚毕业,根本不了解社会。”

“莫平,那天你不是说了吗?党员是最讲实事求是的,校长是党员吧?那就让那些人去告吧!我想,校长总会澄清事实的。”

“不知谁说过这么一句话:谣言有如一滴墨水,撒在了纸上,不擦,就那么一点;越擦,弄脏的面积就越大。”
 “得了,我说不过你们。但是,你们得知道,我都是为了你们好。而且,欲鸣,我说,你也别太清高了,别老一个人呆在屋里,应多到领导那儿转转。人与人之间,不是彼此打个招呼,表示表示友好就得了的。你别太天真了,真的,会吃亏的。”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呢。”

事实上,我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我没做什么对不起良心的事,我干嘛要紧张?可就在我得知有人告我状后不久,校长找我谈话了。这倒让我有些受宠若惊,校长可是从来不轻易找人的呀!

校长边喝茶,边抽烟,边很亲切地问道:“欲鸣,班里情况还好吧?”那眼睛看着我,动也不动,我发觉它们确实显得小了点。

“还好。学生学习挺用功的,纪律也还可以。”

“是么?”他吐了口烟。“总的说来,我对你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但刚毕业,免不了有些缺点。比如教态啦,讲课内容啦,等等,等等。”

“校长,我会经常向老教师请教的。”
  “年轻人嘛,是应该有股干劲的。……前些天,你写了份报告要求处分陈明怀同学,我看这不好。对于学生,应给他机会,不能一棍子打死。处分了,他也许会更加自暴自弃呢。而且,这是不利于学生人格发展的。让他向你道个歉,在班里公开检讨检讨就行了。”

“要是他不改呢?”

“先教育为主。如果以后他还没有一丝悔改的话,我们再研究决定怎样帮助他,行吧?”

我答应了。平时很少与校长接触,但经过这回交谈,我觉得校长的为人还是挺和善的;而且也关心学生,只不过是不爱笑罢了。

可是公开检讨后,陈明怀并没有多少改变。一次,因作业没交,还在课上看《天龙八部》,陈霞讲了他几句,他居然和陈霞顶起嘴来了,把课堂弄得一团糟。后一节是自习课,我便叫他在办公室思过。没想到,他又跑去打球了。后来,让胡先生发现了。又后来,施主任便找我,说我不该随便把学生叫出教室不让他上课的。第二天,陈明怀没来上课,经多方调查,原来是溜冰去了。于是,我又写了一张报告,仍要求给陈明怀同学记过处分。施主任便叫我把报告放在那儿,他要亲自调查情况,然后送校长亲自审批。

报告送去许久了,仍没音信。我自然是想他们忙,没工夫罢了。不料,校长却又找我了。

“欲鸣,听说你体罚学生,还停学生的课?你知道,学生到校的目的是学习,你停他的课,这不是误了他吗?”校长那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我根本没有声辩的余地。“我上次跟你说过,处分会加重学生的心理负担,而且还要记在档案上,会给学生前途造成影响的。”

“校长,可他…… ”

我自然要为自己辩解,可校长打断了我的话。“无论如何,我们都应本着以教育为本的精神。对于差生,老师,特别是班主任更应关心,爱护他了,更何况是双差生呢?”他又吐了一口烟,亲切的话语暂告一段落。

我心中充满了委屈。回想自己多次对他的耐心劝导,转眼间都 烟消云散,只剩了最后对他的批评,竟又成了罪证了呢?

校长呷了口茶,闭了眼,养了会神。“听说,你上课时向学生宣传佛教思想?”
  “没有!”这是我不能容忍的,但一接触到那张没有一丝笑容,严肃而冰冷的脸,不由我不心寒了。我把头转向了窗外,外面的学生在欢快的玩着,瞧着他们那高兴的劲儿,更增添了我心中的委屈。

“不管怎样,‘追求愈高,烦恼愈深’这句话讲过吧?学生的思想还没定型,他们特别好奇,对这样怪异的思想是很容易接受的。他们是二十一世纪的栋梁,你明白吧?!听说,你那里还有《圣经》《金刚经》等等书籍,我看得把它们扔进垃圾堆才对。”

我不知校长是怎样让我走的,我也不知何时、如何回到卧室的。“追求愈高,烦恼愈深”这句话我是讲过,但不是向学生宣传。那次,我班开了一个以“人为什么活着”为主题的班会,我列出了几种人生观,“追求愈高,烦恼愈深”是我要求学生批判的一个观点,可谁知竟又成了罪证了呢?

艾倩来了,仍然一进门就责怪我一味守着学校,从不去看她。我没作声,何况,我也根本没心思去解释。她絮絮叨叨起来了,没完没了,让我非常恼火。“求求你,别烦我好不好!”她顿了一下,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我也没有阻止她,只是呆呆地看着窗外。窗外是阴沉沉的天,没有太阳,没有鸟语,只有乌云翻滚。

当然,烦恼归烦恼,课还得高高兴兴地上。关于给陈明怀记过处分的事也早已不了了之,其实我也不在乎了。要是我在乎的话,那又如何?

 

“欲鸣,上课了。” 莫平上课去了,陈霞也边说边走出了办公室。她的叫声把我拉回了现实,现在的办公室里,就只剩了我一个人。看着陈霞的背影,我想起艾倩来了。自从那天分手以后,已有好几天没见她的面了,她好吗?现在的窗外,雨已经住了,天上现出了太阳的影子,虽是模糊的,但终有一丝天晴的意思了。这是盼望已久的。在天边,还出现了彩虹,那七彩的颜色,不就是生活的象征吗?生活只有阳光,而没有一丝风雨,那生活本身也就是一种痛苦。因风吹雨打而贴在地上的小草,在太阳出来的当儿,也挺起身来了,它似乎在向世界炫耀它的坚强,也似乎在向风雨表达它的决心:“来吧,风;来吧,雨:你们打不倒我!”是呀,我为什么要向命运屈服呢?我为什么就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呢?我的根在这儿,我应该为它贡献我绵薄的力量,我是不应该逃避现实的。于是我下定决心了:我定要以我的诚心,以我的水平,来赢得世界的认同,当然,首选得是我们校长的。我又开始工作了,不再有一丝的忧伤,不再有一丝的情绪。(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