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蚀(14)  

2007-08-02 20:26:00|  分类: 虚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终结篇)

就在这一天,我又听到了艾倩的消息了。说实在的,在过去的几年中,我已经差不多将她给忘了。虽然,在我心中,她曾经占据过相当的份量,可自从那次分手后,我们就从没见过面。这一天,当我从陈霞的口中,再次听到她的消息,不免有些激动,心中渴望能够再次见到她。因为陈霞告诉我,艾倩也不比我过得好!她所嫁的那个男人因有了情人,与她离婚了。一个三岁的女儿,法院判给了她。现在,她在镇上开着一家小饮食店,日子过得挺艰难。

于是,第二天,我便去见了她。她正在干着活,并没注意到我。我坐在一个角落里,要了一份馄饨。这是我所熟悉的味道,再看看她那明显消瘦了的身体,我不禁要流下泪来了。

待吃完后,我叫道:“老板,结账。”

“就来。”她一边应着,一边给边上的一位客人端过面条去。然后,她过来了。我看着她,递过钱。她不禁叫了起来。“欲鸣,怎么是你?你不是去深圳了么?我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你了呢。”

一时间,千千言万语,我竟不知从何说起。只是说:“瞧你,都变了这么多了……”这时,客人又叫买东西了。我不便打搅她,答应晚上来看她,便起身告辞。

这以后,我常去她那儿了。本来,我就是十分的无聊,现在,有了去处,自是很满意的了。我想知道我离开她之后的一些事情,可她却守口如瓶。总是说:“事情都已过去了,还提它干吗?我下岗也已经快一年了,现在有爿饮食店,能过日子就行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本是你的东西,迟早总会得到的;不是的,强求也没用。”

她的孩子叫艾鸣,是个挺可爱的女孩,才三岁,很懂事。每当我一进门,她便会甜甜地叫“叔叔好”。白天跟外婆,晚上艾倩再把她接回来。艾倩告诉我,这孩子以前是经常提起爸爸的。有一次,让她给打了一顿,便不再提了。只有在她高兴的时候,还会问问。现在,她似乎已经忘了他的爸爸了。虽说住在同镇,可孩子她爸自从离婚之后,却从来没来看过她。

艾倩也常问起我的婚事,也常劝我找一个,好好过日子。我自是谢了她。但终没有找一个的意思。就这样,每天混着,消耗着我的青春,浪费着我的生命。不知不觉中,一年又过去了,我还在做着我的图书管理员。

这一年轮到评职称了。可是,对于我来说,最简单的一关‘当班主任必须三年’都没达到,如何能评得上?即使,从这一年开始让我当班主任,也还得有两年时间呢!这样看来,无论如何,先要有课上;然后,再要求当班主任。但这于我来说,又是如何地不容易!

一天,        去洗衣服,刚好听到校长夫人与人在议论我。“听说,

老师在深圳的时候,乱搞男女关系,得了脏病,待医好了之后,就不行了呢。”“我说呢,都快三十的人了,对于婚姻大事,怎么就一点也不急。”

这是从何说起呢,我招谁了?又惹谁了?我不禁怒火中烧了。想都

没想,脏话便脱口而出了。随后我不禁又后悔起来,不是说我骂她们不对,我觉得像她们那样恶意地诽谤他人,无论如何,都是不为过的。我只是觉得,说这样的话于我的身份不符,于我所受的教育不符。

为了这句话,我受到了校长的严厉批评。我想这跟我骂的是校长夫人有绝对的关系。

“要是她们这样说你,你会怎样?我就不信你会不吭一声?虽然你贵为校长,虽然,你是共产党员!”如果真的是我错了,就为这,要受到如此的非难,我也不会屈服的。何况,在我心中,气,早就装不下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哪有你这么与上级说话的?”

我不会再为这说什么,不管是我对,还是是我错。最后,这事以我的被记过处分为终。于是,在学校里,我是以顽固分子出了名了,是学校里的黑五类,人人得而诛之了。

我与艾倩谈起我的事,这是我以前从没对她说过的。其实,与她相处了那么久,她早已了解了我。我不说的,她也绝对不会问。

“我还以为在深圳你是混得不好才回来的呢,没想到,现在你还是这样固执。至于对象……”她没再说下去,低了头。

“妈妈,我饿。”内房里,小鸣的声音。

“妈给你弄吃的,乖,别叫。”她马上起身进厨房去了。

“都几点了?还没吃?”

“不是的,大概是着了凉了。昨天有些热度,还拉肚子。今天,也还没好完全,我不让她多吃。”

“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没多大关系。无非是吃些药,打几针。现在已无大碍了。”“那就好。”

不知怎的,在我心中重新燃起了对她的爱。可我不敢声言。事情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以她的经历,她还爱我吗?可她为什么给孩子取名叫鸣?记得我曾经问过她一次,她却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说孩子总得有个名,随便取个罢了。我自是不能深究。今天,我才明白,对于余青那么好的女孩子,我都一心地拒绝,原来在我的内心深处,仍然深深地爱着她。但是,现实毕竟是现实,我无法对她表白我的爱。我心怀惆怅,回了宿舍。

而就在这一年,我辞了职,干起了个体户。先是摆小摊,后来又搞传销。终于,我赚来的几个钱,都给我亏得差不多了。带着所剩不多的几个子儿,我去了温州。

就像在深圳一样,这里的人才交流所也是骗人的多,我的钱几乎给骗完了。于是,我想到了回家。可哪能回去呢?母亲早已让我给气得生病了,若不混出点什么来,我能回家么?

站在胜昔桥上,面对着异乡凄清的月亮,我回忆起了与艾倩在一起的美好往事,回忆起了与余青在一起的欢乐时光,以及自己短短一生中的无数值得留恋的日子,再想想现在的有家难回,我不禁啜泣起来。苍天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捉弄我?我在这世上的要求并不高,我只想好好做一个人,踏踏实实地做一个人,可为什么,连这样的愿望,我都不能实现?为什么?为什么?我非杀了陈甫不可!可拿我纯洁的生命去换他那肮脏的朽壳又是多么不值得啊!

人,总是得活下去的,无论怎样。我也不能就这样死掉。第二天,我仍然进了介绍所,用我最后的钱,去搏一个机会。苍天可是真有眼?!我又成了一名普工了!一个小工人,可我已不会在乎:人要活着,活着就得吃饭,这是第一要着!

凭着那么几块工资,我上了夜大。我不会再去学那没有技术的师范了,我要学一门专门的技术,即使没了工作,我也可以自立门户。在自学之余,我把我那仅有的工资省了一部分下来,用来资助希望工程。现在,我已有了几个资助的对象了,他们便是我的孩子,几个我没有见过的孩子。也许我的将来,是个没有女人的日子,但我有孩子,这也就够了。只要他们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能够给我写封信,我就会谢天谢地!

可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我收到了艾倩的来信了。这是一封激动人心的信!这是一封幸福的来信!在信中,她给我寄来了一张小鸣的照片。照片上的她露着俩浅浅的酒窝,牙齿还没出齐,略胖的小脸上满是微笑。那是一种幸福的微笑!“这是小鸣以前的照片,那时我还没有离婚,你瞧她笑得多甜!那时的她是多么幸福呀!可现在,能让她值得那么笑的日子,还有么?我把我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你喜欢看到她那种幸福的微笑吗?你愿意给她带来幸福吗?”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兴奋的呢?我不再留恋什么,什么理想,什么金钱,对我都不希望再重要了。在我的一生中,只有这一刻,才是永恒;也只有这一刻,才是完美!她就是我的老板,我愿意为她打一辈子的工。

别了,别了,我那不堪回首的过去;来吧,来吧,我那幸福的未来……

                   (完)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