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让我送你回家  

2013-02-14 18:58:26|  分类: 虚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我送你回家

吴忌,给你介绍个对象,怎样?”

当我走进办公室,放下包,在电脑旁坐定的时候,刘姐迎上来,兴高采烈地说道。

我朝她耸耸肩,并没有显示出太多的热情。

你也老大不小了;况且,我知道你还没有女朋友,不至于做个单身贵族吧?

有这可能。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不能让恋爱的伤口一直腐烂着的,你得学会自疗,让它结疤,掉疤,然后完好如初。
       “
我只是觉得,爱上女人就如同爱上中国股市,耗费精力,耗费钱财,换来的却是身心俱疲,而且伤痕累累。
       “
我介绍的这个可不是中国股市,是华尔街的,稳定,优质。她看着我,充满着自信。

不过,女人还是像股市的,而且甚于股市。最起码,股票有月、周、日K线,有迹可循;女人却没。
       “
说正经的,我是看你厚道可靠,才为你做媒的。女方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在财政局工作。

我不置可否,看着刘姐那胖嘟嘟的圆脸上一副诚恳、期待的模样,不禁笑了。

笑什么?告你吧,她并不像我这般模样,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我看着她,还只是笑,她便像一个长辈似的轻轻地打了一下我的头。别傻笑了,行不?我那表亲,可不是嫁不出去,只是她的择偶标准有些怪异罢了。
      
现在的女人,择偶标准有什么怪异的呢?无非是高富帅而已,她又能有什么不同?二十八了,相貌不错,还在财政局上班!像我这样,一个外贸公司的小职员,无权无财无貌,她不会看中的。不过,刘姐说她择偶标准有些怪异,倒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去见见也无妨的,毕竟没什么损失。想罢,便对刘姐说:那好吧,我就牺牲一次色相得了。只是,我担心不能与你成为亲戚呢。

看你臭美的!你以为我很想与你成为亲戚呀?她笑了。

看着她那笑逐颜开的模样,我第一次发现,胖嘟嘟的圆脸也会有美丽的一面的。

她叫什么?

珊云,姓巫。

巫山云?

她爸很爱她的母亲,就化用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句意作了她的名字。

那我以后就用曾沧海或者顾缘修作我儿子的名字好了。

贫嘴。

那么,我怎么与她见面?
    “
八点钟,听雨轩茶楼靠江边的那一面最后一桌。

听雨轩茶楼我是知道的,在市区的西部。那儿是新区,稍微有些偏僻,但是本市未来的文化中心,剧院、文化馆、活动中心以及学校,将来都会迁到那儿。听雨轩茶楼就在新建的剧院的顶楼,据说很高雅,我心中倒是很想去饱饱眼福的,只是觉得一个人进入那种场合有些不适宜,便也作罢。在那样一种地方相亲,怕是不错的选择吧?

白吃一顿,我岂不是赚了便宜了?
虽然是她预订的,你要是有绅士风度,抢着买单,她也许不会拒绝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绅士风度,到时表现一回也未必。

小滑头。刘姐走回自己的办公桌,满意地笑了。当我打开电脑准备工作时,她突然又叫了起来:我差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了!

什么事?

她叫带上一本你最喜欢的书!

哪一类的?

没说,只要是最喜欢的就行!”

最喜欢的?这可难为我了,我喜欢的书可多了。《武经七书》《三十六计》?女孩子不会喜欢兵书的。《坛经》《圣经》?喜欢宗教的女孩子好像也不多。那么,尼采,叔本华?霍金,牛顿?……我看都免了,女孩子喜欢的应该是文学类的。《亚玛街》《贞洁的厄运》,怕她认为我有色心;《名利场》《拿破仑传》,对于生活,我也并没多大野心呀?童话,寓言,有些幼稚;言情,武打,似乎又流于浮浅。下班后,随便吃了些点心,便在小房间的大书橱里翻来覆去地寻找起来。累得满头大汗之后,最终挑了一本《荆棘鸟》。

洗过澡,在镜子前,我稍微打扮了自己。穿上一件淡粉色T恤,一条半旧的浅蓝色牛仔裤,一双鞋帮上镶着红色条纹的白色板鞋。我没有用发胶,但是喷了几滴香水。看着镜中的自己,不帅,但青春,精神,这让我很满意。

出了门,骑上电瓶车,我朝听雨轩茶楼出发。太阳就要落下去了,阳光并不强烈,眯着眼似乎就可以直视。西天的云彩显得特别的红,那红色是那样的鲜艳,红得热烈,红得温暖。高楼大厦遮住了太阳的大半个圆脸,瞧见的那一小部分,就像一个调皮的小孩在与你捉迷藏时故意露出的半个脑袋;而穿过高楼大厦的七彩阳光,也可以明明白白地看得清楚的了。

到了剧院,直上四楼。楼梯尽头是一道做成小小的牌楼样式的木雕门;门楣上,用镂花手法刻出了听雨轩三字。入得门去,右手是客服台,一旁的博古架上随意摆放着一些小玩意儿。走廊两边都是从墙面内设置的木格子,摆满了各式精美的茶具。经过客服台,是大厅。 大大的落地窗,木板吊顶,人工花池里的各种植物在地灯的照耀下越发青翠了。入得茶室,四边墙面以国画为主要创作元素,用带花纹的木边作为墙边修饰。一律的仿红木圆桌、圆凳;桌与桌之间用形态各异的镂空木雕作为隔断。吊顶上挂着的是一溜儿六角宫灯,都用木雕的围栏框起来,下面饰有飘坠的流苏。整个茶室,古色古香,整洁大气,简约淡雅。当时,正播放着优美柔和的钢琴曲,就像清澈的溪水,流经开满铺满鲜花的草甸,不仅悦耳,而且悦目。走到靠江边的最后一桌,那个叫珊云的女孩还没有到来,我便去了外面大厅等候。

靠着窗台望外,太阳已经落下,晚霞的红光也已经淡去。远处,浮了些暮霭,轻纱一般地遮掩了山峦的清澈;山下隐隐约约地点缀着几个村庄。再近些,是一片农田,种着蔬菜、水稻,一律的墨绿;田埂上走着几个老农,背着农具,牵三两头牛,那牛一边摇着尾巴,一边哞哞地叫着。近处,溪水正缓缓地向东流去,不时传来哗哗哗的水流声。平房里的灯,也亮起来了,在黑色的夜幕里,就像天上的星星,调皮地眨着眼睛。

转过头来,看着进入的各色人等,我在想着那个奇怪的女孩。可是走进茶室去的那个穿着红色吊带裙的姑娘,露着浑圆的肩膀,深陷的乳沟?可是那个坐在大厅沙发上不停地玩着手机的女孩,穿着超短裙,浅色的T恤明显地印出了纹胸的轮廓?可是那个倚着窗台凝望夜色的女人,戴着项链、玉镯,穿着金色高跟鞋?……珊云,这名字却也通俗,可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居然,对相亲的男方提这样的一个要求,让带一本最喜欢的书!看看自己拿着书傻傻地站在大厅里的模样,我觉着有些怪异,又有些可笑:现在的社会,还有人会拿一本书去相亲!

瞧一瞧手表,将近八点,不管对方来了没,我得进去了。守时,一直是我为人的信条之一。

走到桌边,那人居然到了;居然,也不是我猜测过的任何一个人。那人看着窗外,右手支着下巴。一头披肩秀发,只用发箍围着。穿一件蓝色碎花短袖连衣裙,那蓝是浅蓝,那花是浅红。我用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桌沿,她转过头来,问道:你是吴忌吗?我说是的,她便示意我坐下。在坐下的当儿,我顺手把书放在了靠窗的那一边桌上。她朝书瞥了一眼,然后,递过菜单。

你喝点什么?

随便吧。
 “
这里的茶点是很有名的,可不能随便。
  
我便拿过菜单,点了西湖龙井和一份鲜虾饺。          

她就叫来服务生,给我要了龙井和鲜虾饺,她自己要了祁门红茶,又点了黑椒牛仔、龙珠香麻卷和榴莲酥。

在等茶的空儿,我发现她确实长得漂亮。清澈的眼眸,高挺的鼻子,红润的双唇,皮肤白皙。戴一副梅形铂金耳钉,挂一条细细的金链,与她的优雅气质恰好相配。

你在看什么?
我在想你这人到底怪在哪里。
刘姐说我怪了吗?
没有。

那她准是编排我的不是了。
 “
什么都没。她只是说你比她漂亮多了,我看确实这样。
 “
难怪你叫吴忌,一点儿忌讳都没的?她红了脸,低下头去。

这时,服务生把茶点端来了。看那茶点,真是可人。放在小巧精致的竹制蒸笼里的鲜虾饺,晶莹透亮,鲜活的虾仁露出羞涩的粉红,隐约可见;而龙珠香麻卷,则用糯米皮包着瘦肉、虾仁、胡萝卜等馅料卷成字形,再撒上蛋黄、芝麻和龙珠花茶叶,在锅中炸至金黄色而成;似乎一触摸就会碎了似的。我给她斟上祁门红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龙井。

你倒成了主人了。她用盖儿轻轻地撇开了浮在上面的茶叶沫儿,抿一口,笑道。

刘姐说,叫我要有点绅士风度。

不知羞。
你似乎也有点。不然,怎么连男方都没见过,就对对方提要求呢。
我提了吗?
带一本最喜欢的书,不算吗?我且问你,你为什么要对方带一本书?

你不是说要有点绅士风度吗?提问也应当是女土优先的。她定定地看着我,眼里有些狡黠。你为什么喜欢《荆棘鸟》?
       “
爱上一个人,即使明知道对方并不能给自己带来幸福和承诺,却还是要去追求;明知道是痛,还是要把这根荆棘刺进自己的胸膛:只是为了一生能有这么一次最美妙的经历。我喜欢梅吉为了爱情可以牺牲一切的性格。当然,我更喜欢她给我的启示:任何一个人,当他喜欢某一事物——包括理想,爱情时,就该为它付出一切而无怨无悔。即便什么也没有得到,我想最终他也是快乐的。

你还喜欢什么书?

只要是书,我都喜欢。我觉得,书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有区分的只是人心而已。譬如酒与色,其本身并不醉人、不迷人,是人自醉,人自迷罢了。我夹一只鲜虾饺放入口中,咬一口,柔韧而富有弹性。由于馅心当中添加了马蹄泥,在虾仁的滑腻间留驻了脆爽,真是可口。
    “
我同意你的观点。色不迷人,人自迷色。言罢,她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马上又说,古人云:蔺相如,司马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魏无忌,长孙无忌,你无忌,我亦无忌。

我没听古人说过,恐怕是你说的吧?
几十年后,人们再说这话的时候,我不也就是古人了吗?

好了,我不与你狡辩。现在轮到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了。

黑塞说:一个人要获得真正的教养,最重要的途径就是研读世界文学。现在的社会,什么都可以用钱买到,唯独教养不成。我不想嫁一个山野村夫。
      “
那我也不想娶一个山野村妇。你喜欢什么书?《知音》《婚姻与家庭》?
      “
我喜欢简·爱对独立的追求,喜欢娜拉对自由的渴望,喜欢玛格丽特对爱情的忠贞。我也喜欢宝玉,喜欢他对扼杀人性自由的封建家庭的叛逆、对人性平等的执着及对女性的爱护与温柔,只是我觉得他既然不喜欢宝钗就不该与她结婚,既然结婚了就不该把她抛弃。男人最让人敬重的是有事业心与责任心。我还喜欢……”我一边品着龙井,一边聆听她那滔滔不绝的侃侃而谈,看着她那沉溺于文学中的快乐,我也觉着了内心澎湃着的激动与热情 。也许,我有些太投入了,以至于她讲完了,我还在瞧着她,甚至是愣愣的。

个儿郞目灼灼似贼。
你说什么?
个儿郞目灼灼似贼。

我可不是王子服,你也不是婴宁。她没说什么,只是一边吃着榴莲酥,一边低头笑着。我喝一口龙井,看着她,说道,这音乐真好听,让人觉着柔美,祥和,就像置身世外桃源似的。
      “
这是班德瑞的《安妮的仙境》,看来你也懂些音乐的。
      “
但我更喜欢民乐。像《金蛇狂舞》的喜庆,《春江花月夜》的宁谧,《十面埋伏》的悲壮,我都喜欢。

你还喜欢什么?
我还喜欢……说出来你可别笑话。我红了脸。
该不是见不得人的吧?

哪儿呢?我这人内心可是阳光灿烂的。我只是说我喜欢——越剧,说出来有些不好意思罢了。

你喜欢哪一流派的?她睁大了眼,盯着我,带一丝喜悦。

个儿女眼灼灼似贼。我笑道。

说呀,别打岔。

范派的浑厚朴实,徐派的高亢激昂,我最喜欢的是尹派的细腻婉约。
唱一段听听。
这儿人多呢。” 
小点声,不就得了。

那好吧。看着她那渴望的眼神,我清清嗓子,低声唱道:娘子呀,我与你一别三月似三秋,我魂牵梦绕苦思求。感谢你娘子恩情重,今日里花烛台前重呀聚首。娘子啊,从今后天长地久成夫妻,让玉书先敬上一杯合欢酒。(《盘妻索妻·洞房》)

呀呀啐,你不要多言多语多相劝,害得我么我思多想多心酸。你不该不声不响不理睬,你为什么瞒书瞒信瞒玉簪。 我主婢受苦受难受到今,害得我是哭爹哭娘哭伤肝。(《碧玉簪·送凤冠》)

以前么,都是我的不是。从今后呀,我要(再)变天上银河水,你变地上江和海。就是那千年旱灾晒不干,海水源源自天来。

海水哪有鸟儿好,我要变双宿双飞鸳鸯鸟。(《春香传·爱歌》)

不能唱了,人家都在瞧着我们呢。

怕什么,我们又没干坏事。她看着我,突然说道,人怎么这么少了?怕是很晚了吧?

我伸过手去,给她看腕上的手表。都十点半了,我们得走了。

我们便准备回去,她叫来了服务生买单。

我来。我掏出钱包。

我请你的。她按住我的手,不让我付钱。

不行,我答应刘姐做一回绅士的。我坚持着,她便不再说什么,从座位上拿起包,待我付了钱,跟我走出了听雨轩。

这里本是偏僻,十点半左右的街上,行人已经稀少。一盏盏路灯,散发着柔和的红光,但那灯柱孤零零的,似乎显得有些落寞。一阵微风吹来,让人觉着凉爽之余,也有了一些冷意。看着她那被夏风飘动着的裙裾,看着她那被夏风飘扬着的秀发,看着她那被夏风飘拂着的苗条身躯,我真的觉着了楚楚可怜的情意。

怕是没有车了吧?
让我送你回家好了。
你有车?

嗯。你跟我来。我去牵她的手,她没有拒绝。在我的手心里,那手有些小,但很柔软,我甚至觉出了她在出汗。

我想起了一个关于约会的笑话。一对老夫妻有一次谈起初恋约会的事,丈夫便说想重温一次。第二天,丈夫在老地方等了许久,不见妻子过来。当他气呼呼地回到家时,却发现妻子还躺在床上,就责问她为什么不去。妻子害羞地回答道:我妈妈不同意。
    “
我可不喜欢。要是以后,我约你的话,你也用这作借口,我只怕会像蓝桥的尾生一般死去的。

要是你真像蓝桥的尾生一般爱我的话,我就会像祝英台一样去祭坟。到时,你可要打开坟墓让我进去。我想做一对蝴蝶也挺不错的吧?
     “
好了,不说不吉利的话了。你在这等着,我去拉车。松开她的手,我向自己的电瓶车走去。

你开什么车呀?

我骑电瓶车的。
这么晚了,带一个女孩,你觉得电瓶车安全吗?

这才浪漫呢。要不是路有些远,我倒宁愿骑一辆自行车来,让你坐在车尾,头靠着我的后背,一边看着我为了你费力地蹬着车,一边听着破自行车发出的嘎嘎嘎的声响,一边还闻着我身上散发的汗味。而我回头,看见的则是风儿飘起的你的白色裙摆。
      “
得了吧,就让这浪漫留在你的幻想中好了。你跟我来。她走过来拉我的手。

你背我吗?我可比你重多了,恐怕你背不动。

你少油嘴滑舌。她拧了我一下,害得我张大了嘴。又来了,装模作样的。那边我有一辆宝马320Li,不算很好,将就着就让我送你回家吧。

 

  评论这张
 
阅读(399)|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