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过 年  

2013-02-26 09:46:09|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  年

天暗下来了,华灯闪烁,焰火满天。空气中弥漫着节日的气氛,到处是爆竹的脆响。

电磁炉上,蹄膀冬笋,正沸沸扬扬地煮着;四周众星拱月般围着橙色的龙虾黑色的鳖、酱红的烤鸭嫩黄的鸡。

妻正给女儿剥着蟹壳。

“我不要。”女儿撅着嘴,嘟哝着。

“这有营养呀。”

“有营养也不吃。”

“你这孩子!要是奶奶在的话,准要说你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那你把它夹到奶奶碗里好了。”

看着一边杯子里未动过的葡萄酒以及空着的一碗二筷,到底让我想起在老家过的那些热热闹闹的年了。

母亲健在的时候,每年春节总要回老家一趟。那一天,兄弟姐妹,全聚在一起;加上小的,好大一家子。那天,也应是母亲一年里最快乐的日子了吧?

母亲是最忙的。在煤气炉上煮上鸡鸭,而后便是洗菜,宰鱼。虽有姐姐们帮忙,她总也没空着;还有几个小的,在边上外婆、奶奶地叫个不停。她常是一边干活,一边应着,还要用冻得通红的手给他们擤鼻涕;父亲则在灶前烧着火,一刻也离不得。火光映红了他们的脸庞,皱纹显得更深了,可也不能掩饰他们内心的喜悦。

终于可以吃饭了。孩子们早就端了饮料,夹了年糕,一边去了。大人们则一边饮着红麴酒或自制的甜酿,一边吃着锅里煮着的热气腾腾的萝卜豆腐与牛肉,一边聊着一年里积攒起来的、平时没空说的闲话。

当姐夫们喝得红光满面仍在不停的侃大山或猜拳赌酒的时候,我会和姐姐们来到屋外瞎聊:聊家长里短,聊工作中遇到的喜怒哀乐,自然也会聊童年趣事;母亲则在一旁与孙儿们逗趣。

“小时候,我们常走着去古市,只为买几颗糖或一本小人书。”三姐说。

“买巧克力吗?”女儿问。

“有软糖就不错了。”

“那有什么好呀?就是大白兔、金丝猴我也不想要,还要走那么多路!”女儿说着自去玩了。

“那时,就是切一块冷年糕,一边咬着,一边在太阳底下看书,也很有趣的。”

“还有冬米糖,吃起来香甜极了。”二姐说,显得有些遗憾。“可是现在还有谁要吃呢?”

“大年夜,我们也就几碗菜。一碗肉,一碗鱼,再就是油炸豆腐,八宝菜什么的,吃起来却不知多少有味!”在织毛衣的大姐也兴奋起来了。

“还说呢,解放前呀,过年有饺子就已很不错了。即使是饺子,也还是菜馅的呢。”

“妈,你看你,又来了。你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菜馅的饺子,好吃呀!”外甥接嘴说。“外婆,是芹菜的,韭菜的,还是荠菜的?我最喜欢荠菜的了,有肉的,我才不要呢!”

“你呀,赶上好时候了呀。”妈说,用手指摁了摁他的鼻尖。

“外婆,我已不是小孩,你不能再用手指点着我鼻尖说话了。”外甥一本正经地说道,大家都不禁笑起来。

而今,母亲去世已经好几年了,每每念起,音容笑貌宛在,总让人唏嘘不已。我总想,母亲就像蒜苔,我们就是那蒜瓣。没有了蒜苔,我们也便失去了主心轴了。

回到眼前,看着满桌子的菜肴,就似女儿,我也没有多大的胃口。

“老妈,有青菜吗?”

我自然也是附和。“烫些青菜吧,我们的胃真是太油腻了。”

“白菜,菠菜,还是芫荽?”

“随便,只要是绿的,就行!”我和女儿异口同声地说。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