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马 嵬  

2013-05-22 14:21:26|  分类: 历史天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上佛堂的大门,外面的喧嚣已听不见了。佛堂里面没有一丝的声响,甚至一丝风声。

    看着手中的白绫,她不禁流下了眼泪。这白绫,曾遮蒙过她明亮的眼眸;这白绫,曾覆盖过她洁白的玉体;这白绫,曾牵拉过她心爱的三郞……如今,这白绫,她的催命绳索呀!

    刚才,她的三郞,携着她来到马嵬驿道的北口,与她永别。她就再也不能自已了,泪如雨下。想着“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山盟海誓,而今却是泡影!他是至高无上的君王吗?君王居然无以保住自己的爱妃?更何况,安史之乱真的由她而起?他还是她心爱的三郞吗?眼看着自己走向死地,只能掩面而泣,避之驿内!

    但他是她心爱的三郞!为治牙病,他曾千方百计着史吉御史索来玉鱼;为满口欲,他曾不顾众议着兵部设驿专送荔枝;为夫妻恩爱,他曾不闻问朝政与她避暑华清池;为解闷开怀,他曾亲调醒()汤着李白填词沉香亭。因为他,杨家兄妹青云平步,官位煊赫,权倾天下。

    时间也许过了很久了,她任凭自个儿的眼泪不住的流。朦胧泪眼中,她想起了兄妹们快乐游戏的童年;想起了父亡后,寄居叔父家时的从师读书;想起了二八年华初为寿王妃。寿王他怎样了?想当初,与他春踏青夏戏水秋赏月冬品梅;与他春抄琴夏着棋秋吟诗冬作画。想当初,夫妻恩爱甜如蜜,夫妻相亲胶似漆。想当初,他曾作诗赞她“三寸横波向绿水,一双纤手语香弦”。如今,他可好?

    她用白绫擦去眼角的泪花。可哪儿有泪呢?她的泪已经哭干了,眼角惟有风干的泪痕。常人只道宫中好,可谁知道,宫中到处是深沟险壑,満布着明枪暗箭?她曾经是多么羡慕那些农家妇人们呀,记得与三郞外出郊游:青年们,对对双双,相伴相依,一路上你侬我侬;夫妇们,户户家家,挈儿携女,一路上笑语欢声。这情景,曾让她日思夜念,久久难以忘怀。

    时间已不能再拖延了。寿王他逃到哪儿了?三郞他还在为我哭泣吗?兄妹们是已经上路了,她也该走了。佛堂上,菩萨们,慈眉善目欲普度众生;佛门外,军士们,呲牙咧嘴要张口吃人。看着白绫,那熟悉的白绫,曾经与她相依相伴的白绫,她不再有眼泪。她想要是不离开寿王,她会有今日吗?要是有来世,她知道她不会再强出人头了。但现在是时候了,她得走了,她已不能多想。她抛上白绫,挂上粉颈,踢掉凳子。她要走了,去会她的兄妹,去重复儿时的欢乐,任凭外面的喧嚣越来越近,她只觉得世界是那样的宁静,那样的安详……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