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出塞  

2013-05-06 09:15:29|  分类: 历史天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   塞

茫茫的风沙起来了,满眼的黄。

一路劲吹的风呀,一望无际的沙。你想阻止我的行程吗?你能阻止我的行程吗?你认为我可有退路?

没了!更何况我怎愿回到深宫中去?宫中,与我长相厮守的,只有那无穷的星陨日升,不尽的花谢花开;宫中,与我长相厮守的,只有那整夜的凉月孤灯,整月的冷雨淒风,整年的只影单形。日里夜间,翘首遥望,不见的是俊朗的君王身影;日里夜间,屏气凝神,但闻的是飘渺的车驾之声。即使有个伴儿,也只是藏刀笑里,心非口是。我又怎能责怪她们?芳草周围总长满杂草荆棘,娥眉又怎不遭人嫉妒?

还有那毛延寿?可恨的毛延寿!没有他,我何至于此?那天晚上,他为我画像,满嘴的奉承阿谀,满脸的涎皮厚颜。皇上身边的人,总以为玉润冰清,品性高洁,谁又知……克夫痣,那克夫痣!可是,假如自己不是心性高傲,那又如何?如今,我还走在这茫茫的风沙中么?抑或,成了皇上的宠妃?不,不可能!十七年的耳提面命,十七年的耳濡目染,我怎会不顾廉耻仁义?

爹娘呀,如今,儿已走在了去匈奴的路上,你们过得可好?十七年来,你们含辛茹苦,抚养我成人,哪知,儿不曾报得深恩,却已离家千里万里之遥了。你们总指望找一个才貌并全的年青子弟,来匹配你们的掌上明珠,又谁知,你们的女儿竟成了皇上的绣女?想那日,离家远行,娘是病体初愈,弱柳扶风;爹是强抑悲痛,泪流纵横。如今,你们可是康健?娘呀,是你教我伊呀学语,女工针业;爹呀,是你教我吟诗作赋,琴棋书画。是你们教我如何待人接物,如何问心无愧,我怎能忘呀?我怎能忘,家乡的山山水水,草草木木?我怎能忘,家中的床头柜角,锅碗瓢盆?我怎能忘,园中的花圃竹林,柳绿桃红?爹娘呀,儿已走在了去匈奴的路上,但我不后悔:男儿志在四方,女儿又为什么不能?与其老死宫中,我宁愿选择和亲匈奴!只是,儿已不能报答深恩!爹娘呀……

茫茫的风沙起来了,满眼的黄。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