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哈巴国(3)  

2013-07-25 14:51:53|  分类: 虚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巴国(3)

天,亮了,看着血迹已经干结了的膝盖,想着被抓走了的林导;看着无边无垠的沙漠,想着孤身只影、身无长物的自己:他迈着沉重的步伐,向来时的村落走去。

那对夫妇热情地收留了他,小男孩也成了他的好朋友。在那居住了一段时间后,他学会了他们的语言。他知道他们的村庄叫李唐村,小男孩叫爱多,父亲叫忠唐,母亲叫念李。他知道了他和林导先前看到的城镇只是海市蜃楼。桌上的书是汉语写的,一本《论语》,一本《礼记》。据他们说,他们的祖先为避唐末战乱,便远离中原。在路过哈巴国国境时,被他们捉了来;哈巴国不允许他们讲汉语,还专门派了人来教他们哈巴语。而今,他们已不识得汉字,也已忘了汉语了。由于生活艰难,许多村民离乡背井,逃出哈巴国去了。至于金桶,那是他们祖先被捉来后,哈巴国便挨家挨户发来、用来装粪便的;而且,每个月他们都会派人来取。这一习惯延续至今。

听了他们的故事,梁欣深感疑惑。他不解的是哈巴国的都城建筑及金桶装粪便的历史,他们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民族?问忠唐念李,他们也未曾见过哈巴人的真实面目,每次来时,他们都是戴面具手套及穿靴子的。

一天,梁欣正在教孩子们念《论语》,他听到了马车的辘辘之声,那是来运金桶的马队!透过窗户,他看到了嘴里咬着马缰,双手双脚夹着马肚子的哈巴人。他们并不下马,只是在马上大声吆喝着。而那些人面狗身怪物则下车站在马车旁,腰中别着枪,手上拿着皮鞭。忠唐念李及其他村民费力地从车上抬下金桶,又从屋里抬出金桶装上车去,之后,恭恭敬敬地站在马车旁边。不知何时,站在身边的爱多已跑出去了,冲一个人面狗身怪物叫道:“仁多哥哥。”
   
那怪物并没理他。爱多还想叫,却被他的父母拉住了;而一个哈巴人则骑马过去狠狠地抽了爱多一鞭子。这时,为首的哈巴了人朝那个叫仁多的挥了挥手,仁多便战战兢兢地过去,摇摇尾巴,在马前低下了头。哈巴人伏在他耳边对他说了些什么,他就去车上拿出一个刻有精美图案的金勺,打开金桶盖子,舀出一勺黄色的稀粪来,然后走到哈巴人马前,伸到他鼻下。哈巴人猛吸几口,并伸出舌头舔了舔粪便,然后津津有味地咂咂嘴巴,让仁多把粪便倒回去,一边高兴地大笑起来:那笑声响彻穹宇,那笑声令人毛骨悚然。闻着那味道,那些人面狗身怪物都露出了艳羡的神情,有几个甚至流下口水来。

等到他们走后,忠唐告诉梁欣,仁多是他的侄子。“前年,我哥哥一家离开村子逃出哈巴国去了,之后便杳无音信。而今,不知怎的,仁多竟然成了人面狗身怪物,哥哥嫂子他们不知又怎样了?”想到哥哥一家,忠唐不禁痛哭起来。梁欣不知道该怎样劝他,只是紧紧拥抱了他,然后,默默地回自己屋去。

坐在床上,看着眼前简陋的摆设,他想起了自己的家人。他们肯定认为自己死了吧?可是,又怎么回去呢?在地图上,从来末见过哈巴国的,它到底在哪个星球?假如还是在地球上,那么又是在哪儿?经度多少?纬度多少?而今,林导又怎样了?他会不会也变成人面狗身的怪物?
      
思念归思念,痛苦归痛苦,时间依旧在流驶,日子依旧在重复。

然而,出乎梁欣意料的是,在几个月后的一次运金桶时,他又见到了林导了。照例,为了以防不测,忠唐他们并不让梁欣露面,可是,林导是直接入屋来找的。简陋的没有多少家具的屋子,梁欣自然无法隐藏。

林导已不能算人了。虽然,他还没有完整地变成人面狗身怪物,但肚脐以下已全然成了狗的模样:长满了浓密的黑色狗毛,腿脚细长,膝盖自然弯曲,脚也变成了梅花足。他不再穿任何衣物,裸露着的羞处,在走路的时候,还左右晃荡着。

林导朝他过来,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赤身露体而脸红——当然,这种事情,以前的他也不会太在意的,而梁欣则吓得退后了几步。

“老朋友,好久不见,想我了吧?”林导用哈巴语说着,一边摇着尾巴,一边把梁欣按在床上坐下。见梁欣不说话,他便又说道,“怕什么?我这样子不好吗?”

梁欣尽量克制着自己,看着他问道:“我们不能用汉语说话吗?你这样子,让人觉着怪怪的。”
     
“汉语有什么好!哈巴语那么优美,那么动听,旺,旺,旺旺,旺旺旺,升官又发财,我们还是说哈巴语吧。”说罢,他伸出舌头便想舔梁欣。梁欣猛地吓了一跳,头自然向后仰去。

“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们人类是不用舔来表示友好的。我们哈巴人……”正说话间,听得有哈巴人叫道:“一万八千号,我们要出发了。”他便回话说:“我找到我的朋友了,正劝他加入我们‘屎真香’党呢,叫将军稍等片刻。”说完,又对梁欣说,“在哈巴国,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那也是最好听的名字,叫‘屎真香’。”

“你羞不羞?”

“这很让人难为情吗?你没尝过吧?屎可是真的香!加入我们‘屎真香’党吧!到了哈巴城,你可以吃香的喝辣的。假如你心甘情愿地为国王做牛做马,国王还可以赏你一颗屎香丹,你就可以成为半个哈巴人了。脸虽然不能变成他们的模样,但在哈巴城里也算是一个自由民了。逢年过节,国王还会赏你一勺屎,那可是真的叫香!”林导说着,作出万分享受的模样,而梁欣听着却恶心地差点儿呕吐。

“你走吧。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本来就不同,我们能成为朋友,毕竟那时的你良心还没有完全泯灭,还可以算是人类。”

“人类真的那么好吗?你看这里的人,生活那么贫穷,忍饥挨饿,忍辱负重,过这样的生活还不如死了呢!当初被抓进哈巴城,看到人面狗身怪,看到真正的哈巴人,我也曾想死来着,可是反抗的结果是他们把我关进了笼子里。后来,来了一个叫屎真香一万号的,现在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告诉我,他本名叫仁多。原来他也曾和他的一家人想逃出哈巴国去,但是被抓进了哈巴城。他的父母兄弟们,不愿放弃那所谓的尊严,有的自尽了,有的送进动物园成了被观赏的动物,有的被圈养着提供香屎,还有的成了哈巴贵妇用绳子牵在手里的宠物。而他则由于发誓效忠国王,吃了哈巴屎香丹,便拥有了他想的一切荣华富贵。做人的意义是什么?为了孩子,含辛茹苦;为了生活,奔波劳累:看上级的眼色,听下属的牢骚:那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拋掉那不值钱的人格,做一个快乐的哈巴人呢?”林导伸出舌头,舔舔嘴唇,再舔舔腿毛,看着梁欣,恳切地说道。

“你走吧,我们已不是同类了,更别说是朋友。”梁欣站起来,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我可是为你好,你别太固执了……”

“你还是走吧。就是死,我也不会成为你这种人模狗样的怪物的!”梁欣说着,便推他出门去。

 林导并不愿离去,依然笑道:“还是听我说……”梁欣一拳打过去,林导被彻底打断了说话。他恼怒起来了,一边猛咬了梁欣一口,跃着离开了他,一边大声叫着屋外的同类。那些人面狗身怪物都冲了进来,反绑了梁欣双手,押着他走出屋去,并被放在了马背上。

梁欣奋力反抗着,然而丝毫不起作用。爱多冲过去救他,却被他们打倒在地上。忠唐念李便跑过去,想扶起爱多,也被他们打倒在了地上。其他的村民站在那儿,只是敢怒不敢言。

这时,只听得为首的将军一声吆喝,马队就向远方驰去。仁多驾驶着最后那辆马车,车轮碾过了爱多的身体。

忠唐念李爬过去,扶起爱多。爱多嘴里流着血,喃喃说着:“梁欣哥哥,我不能失去梁欣哥哥……”他们的眼泪流下来了,滴落到了爱多的脸上。再看远方,马队已经消失,留下的只是一片扬起的尘埃。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