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妈妈的藤椅  

2014-02-19 14:28:12|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的藤椅

临近春节了,趁着周末,趁着天气晴好,我开始整理房间。书厨里,抽屉中,桌面上,一年间累积起来的无用的东西,似乎并不在少数。该扔的扔了,该烧的烧了,不舍得的便把它们送进杂物间去。

打开杂物间很少开启的房门,眼前一片明亮。煦暖的阳光穿过窗户照进屋来,悬浮着颗颗细小尘粒的光线,恰似一束束耀眼的光柱,正打在舞台正中的主角身上。其实,所谓的主角只是一张藤椅,上面覆盖着一件半旧的棉袄。那是妈妈冬日上午覆盖在腿上保暖的棉袄,那是依旧散发着浓浓母爱的妈妈的藤椅。

家里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藤椅,我并不清楚。在最初的印象中,妈妈常抱了我坐在藤椅上,然后端过来一碗玉米糊糊或番薯粥,半蹲在我的面前,一手拿了汤匙,盛了,放在嘴边吹凉,并喂进我的嘴里去。在读小学的那段日子里,妈妈往往会坐在桌边的藤椅上陪着我作业,就了昏黄的油灯,一边补衣纳鞋或剥豆搓玉米棒子。她眯了眼穿针的模样,至今还时时浮现在眼前;那豆子或玉米粒掉在盆子里发出的清脆声响,至今也还时时回响在耳畔。

后来,考上大学到参加工作乃至结婚,回家的时间少了,记忆中留下的便只有母亲坐在藤椅上看电视中戏曲节目时的痴迷模样,时而微笑,时而唏嘘。然而更多的却是母亲病中晒太阳的情景。

应该也是冬日吧,母亲把藤椅搬了在院子里,坐在椅中,手上捧着手炉,佝偻着脊背。温暖的阳光穿过柚子树的枝桠,在她身上落下斑斑驳驳的影子。而她会眯了眼,看晴空里的蓝天白云以及在屋檐上飞飞停停的麻雀,有时也与门前经过的村民们柔声地问答,或是侧身倾听远处低声的犬吠。

春日里,柚子花落满院子的时候,母亲过世了。丧事办完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并没有扔掉藤椅,只是把它搬了到杂物间去。

如今,再次见到这藤椅,煦暖的冬阳下的主角,猛然发现,那藤椅上的根根藤条竟然浸透了我的快乐与思念,竟至于要落下泪来。悄悄地,走过去,掸掉棉袄上的灰尘,重新铺好。

当我转身走出杂物间,要关上房门时,我似乎看到,在温暖的阳光的重重包围下,母亲正坐了那儿微笑,仍像生前一般:微风飘动着她的白发,深深的皱纹中镌刻着浓浓的慈爱……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