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命运的捉弄  

2014-06-26 15:39:18|  分类: 手写我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运的捉弄

一楼窗台上的瓦盆里种着一株太阳花,红色的细茎,米粒样的细叶。她生长着,最终铺满了小小的瓦盆,至于花茎越过盆沿,挂到外面去了。这时,她看到了窗外花坛中的冷杉。

冷杉是刚移植来的幼苗,细细的茎干是褐色的,窄窄的细长的叶子呈现出淡淡的嫩嫩的浅绿。相对窗台来说,他矮了。

 “你是什么花?”
“我是树,我叫冷杉。”冷杉骄傲地回答着。

“树?你也算树?世上有这么矮小的树么?”

“我的生长期长,成材慢。”
“我不信!你甚至还没我高呢。你也算树?”太阳花显出一脸的不屑。

“我会超过你的,尽管你住在窗台上面!”

此后,太阳花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冷杉有没有超过自己去。待得着了否定的回答,便又嘲笑他一番。然而,冷杉并没有气馁,因为他知道,花草终究不会高过树去!

秋天快过去了,太阳花也将枯萎凋谢,她与冷杉约好,明年再比一比高低。

春天到来的时候,太阳花迫不及待地发芽,长叶,开花,当她终于见着冷杉的时候,不禁开怀大笑起来。“从初见你到现在,差不多已经一年,你怎不见长个子呢?还说要高过我去,一辈子吧!”然而,冷杉并不气馁,他坚信,花草就是花草,树就是树,在这世上,花草从没高过树去的道理,更何况他还是冷杉!

如此又过了三年。当太阳花再次开放的时候,她终于觉着了恐惧:冷杉终是长大了,他马上就要超过自己了!到时,他该会怎样地嘲笑自己呀!那种冷嘲热讽,那种不屑与鄙夷,她怎能忍受得了?这一年,太阳花早早地枯萎了,带着不安,带着疑惧,她早早地枯萎了。

第六年的春天,太阳花尽量放慢了生长的脚步,发——芽,长——叶,开——花,到她能够看到冷杉时,已比往年晚了一个月。当她带着不安,带着疑惧,睁开双眼时,她不禁心花怒放起来。主人搬了家,这一年,她高高地开在了三楼的阳台上,而冷杉又被远远地甩在了下面!她又开始了对冷杉的嘲笑。那笑声肆无忌惮,那笑声有恃无恐。然而,冷杉并不气馁,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终将会高过太阳花的,不管她住在哪一层,因为这是自然定律,何况他还是冷杉!

如是又过了五年,冷杉在马上就可以超过太阳花的时候,太阳花的主人成了单位的头头,从而把三楼的房间换了这栋楼中最好的一套,那一套在六楼。太阳花重新嘲笑着冷杉。在太阳花的嘲讽声中,冷杉依然确信,世上总有公道,黑的不会变白,死的不能成活;他确信,凭他的本质与努力,他定然不会输掉这场旷日持久的比赛;在心中,依然有着坚定的信念,花草终究是花草,不管她凭了什么歪门邪道,命中注定要被自己踩在脚下!

时间匆匆,太阳落了又升,花儿谢了又开,经过多年的拼搏,冷杉眼看着又要超过六楼的高度了。

春天来了,惠风和畅,温暖的春阳露出了笑脸,再过几天,冷杉就要拔节了,到时,只需他舒一舒筋骨,伸一伸腰脊,然后待太阳花开的时候,他就可以自豪地告诉她,“你看,我说过会超过你的,不管你住得多高!”然而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一辆卡车停在了不远处,从车上下来了几个拿着钢锯的临时工。

“这棵冷杉真是高大!”
“如果再长几年,定是栋梁之材!”

“可惜没有‘如果’了,这里马上要拆迁,不砍也得砍呀!”

在冷杉倒下的时候,他真得无法明白,这辈子怎么就会高不过太阳花去呢?在他倒下的时候,他真想去见见命运之神,与他理论理论,为什么作为一棵树,他竟然无法超过太阳花的高度。在倒下的时候,他终于见着命运之神了,然而,他却不再说话,因为在他眼前,命运之神并不是神,只是一个花枝招展、打扮妖冶的娼妇!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