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恐 惧  

2014-06-08 22:33:24|  分类: 虚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故事纯属虚构)

终于把活儿干完了,他长长地舒了口气。走出公司,天已经暗下来,看看表,时针正指着七点。去花店买了玫瑰,他匆匆向家里赶去。

今天是六月八日,是结婚周年纪念日。妻参加高考监考,五点结束,加上装订,到家应是六点左右,他本想提早下班,等妻回来,给她一番惊喜的,没想到公司临时有事,反比平时晚了一个半小时。

打开副驾驶座上的礼盒,那是妻奢望了很久的一款Prada牌挎包:樱花粉,就像妻一样可爱;质地绵软光滑,就像妻一样温柔可亲。但妻是个节俭的人,她舍不得买。当然,他也不是一个乱花钱的主儿,这是他利用几个月的业余时间,帮人设计图纸赚来的外快买的。看着礼盒,看着玫瑰,迎着凉爽的晚风,他心中充满了喜悦。

进了小区,抬头仰望,家里没有灯光。妻是个活泼开朗的人,平时鬼点子多,定然是她故意关了灯,想给自己一个措手不及罢了。

停好车,上了电梯,在十二楼下来。去到自家门口,他悄悄地拿出钥匙,开门进屋。房间里暗暗的,只是窗外的霓虹一闪一闪,有些亮光。厨房未曾开火,桌上没有丰盛的菜肴,电视关着,平时总爱搂着维尼熊窝在沙发上的妻不在客厅,她的包随意地扔在地上。拧亮电灯,他把玫瑰插到窗台的花瓶里,把礼盒放在茶几上,然后推开卧室的门,妻也不在。“阿洁!阿洁!”他叫道。没有人回应,他觉着了不安。

当拉开卫生间的玻璃门时,他发现妻坐在马桶盖上,双手抱着头,正睁了惊恐的眼睛看着他。他过去扶她出来,让她坐沙发上。妻便双手抱了他的脖颈,无声地哭了。泪珠滴落在肩上,热热的,粘粘的。

“你怎么了?”搂着妻子的细腰,吻着她的秀发,他不安地问道,但是,妻并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待妻冷静一些的时候,他就叫她侧身躺沙发上,头枕着自己的大腿,再次问道:“你怎了,阿洁?”

看着他,妻眼里闪着泪花,说道:“没什么,只是有些害怕,你回来就好了。”
   “真的?”
   “真的!”她无力地支撑起身体。“我去烧饭。”

   “都这么晚了,去必胜客吧?今天是结婚纪念日,你就别忙乎了。”他顺手指指玫瑰和盒子。“给你的礼物。”

起来,去嗅一嗅玫瑰,她回头笑道:“真香!”又去打开礼盒,看着那精美的提包,她便高兴起来,“多漂亮的包呀!”继而又嗔怪说,“又乱花钱了!”

然后出去吃饭。饭罢回来,他上网查了会儿资料,待回到卧室时,妻已睡着了。她弓着身子,双拳紧握,睡得并不安稳。他吻了妻的双眼,平躺在她身边,闭上眼睛。

“别抓我,我什么也没说!”迷迷糊糊间,妻的说话声吵醒了他,他开了床灯。

“别抓我!别抓我!”妻全身颤抖着,眼皮剧烈地跳动起来。

“醒醒,阿洁!醒醒——醒醒!”妻睁开双眼,啜泣着。

“你有什么心事吧?”他抱紧了妻子,急切地问道。

“没有!只是刚才做了个噩梦,我梦到公安局长亲自带了警察拿了手铐来抓我。”

“不过是个梦罢了,怕什么?”他伸出手摸摸她的脊背。,“瞧你全身都湿了,去洗个澡再睡。”看着妻走出卧室,他又笑道:“有我呢,谁敢抓你?”

可是,接下来的日子,妻总是恍恍惚惚的,做什么都没有精神,而公安局长亲自来铐她的梦却常做着。莫非她真的做了违法的事?但是,妻是个善良的人,勤劳正直,嫉恶如仇,她会做什么违法的事呢?更何况,一个女教师又能干出什么违法的事来呢?贪污受贿?没有一官半职,甚至连班主任都不是!体罚学生?她年轻,活泼,学生都把她当姐姐来看呢?其他的……绞尽脑汁,他并不能想出什么来。“打电话问问她的闺蜜吧!”这样想着,他便行动起来。

“这几天,我也觉得她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是,每每问她,她总说没啥。”对方答道。

“六月八日监考,没发生什么吧?”

“那天考试结束,我本打算和她结伴回家的,她说有事,让我先回了。当时,她的脸色是有些怪,不过,应该没发生什么的,不然大家都会言传,我也就知道了。”
        
“或许她病了。”他想,便要带妻去看医生。妻不答应,坚持说自己没病。最终,虽然同意了,但经过全面检
,真的像她所说,一点儿毛病也没。 妻脾气有些倔,既然她不说,你就没办法知晓,但是,她定然是发生过什么了。作为爱人,关心是必须的,他得用自己的爱去融化她内心的坚冰,让她走出阴影。由是,他便不大出去应酬,只在家里陪着她;要是节假日,就陪她到外边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欣赏欣赏美丽风景。

春节的一天,他与妻坐在公园假山旁的石凳上小憩,一边看着一个小孩学走路。小孩那踉踉跄跄的姿势,滑稽的表情,引得妻开怀大笑。这样的快乐,于她似乎已经很少有了,看着她那愉悦的模样,他不禁也笑了。这时,一个小伙子从面前经过,见到他,就问候说:“叔叔好!”

 “新年好,小刚。”

听到他的回答,妻却莫名其妙地抓紧了他的手臂,不笑了。待那个叫小刚的走出了视线,才颤抖着问他:“你认识他?”

  “他是我们部门经理的儿子。”

“他叫李小刚,爸爸是公安局长?”

“你怎么知道的?”

“高考时,我监考来着。他现在是大学生了吧?”她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脸色有些苍白。

 “是的,上的是警察学院。据说,刚刚上本科线,但并没有达到警察学院的录取分数,是他爸托关系进的。”
        
“哦。”妻松了口气,随后又自言自语道,“那么,他已经读了一个学期了,是不会被退学的,这样说来,应该也没人知道那事了。”

 “什么事?”他觉得妻的话怪怪的,心中充满了困惑。

 “没什么。”妻看着他,笑笑。

那天以后,妻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虽然,她还是常常带些郁闷的神态。不过,最让他奇怪的是,每隔一段时间,妻就会问问李小刚有没有被退学的怪问题,每次得了肯定的回答,便露出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他曾经问过部门经理,是否认识自己的妻子,部门经理说并不认识的,所以,妻的问题似乎也就特别怪异了。但无论如何,只要她身体健康,心情逐渐好转,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又快到结婚纪念日了,为了让妻子能够放松心情,他便与妻商量,打算利用探亲假,出去旅游一次。
      
“可我担心又要监考呢。”妻并没有显出特别高兴来,而且,一说到监考,似乎又陷入了惶惑之中。

“你精神状态不佳,向学校申请,应该不会安排你监考的。”

“那好吧。只怕是不会同意!高考监考,一场60元,前后得三四个小时;两人监考,总得有一人站着。而且,责任重大,弄不好甚至会触犯法律。所以,要让不监考,还得看面子呢。”
        
“不至于吧?”
        
“真的!”妻看着他,十分认真地说道,同时,眼里闪过了一丝恐惧。

六月一日,他收到了妻的一条短信。短信说:“节日快乐,老公!”外加一副鬼脸。他笑了,这才是他的老婆!当天晚上,他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妻做了一桌的饭菜,甚至还买了一瓶张裕干红。

 “怎了,老婆?”

 “好消息!”妻一边给他倒酒,一边高兴地说,“我不用监考了!”
“切!我还以为我要当爸爸了呢!”呷一口酒,他笑道。

“一年多了,我天天做噩梦,你想我生个怪胎呀?”

“对,一切都是你对,得不?”端着酒杯,看着她,问道,“那你告诉我,你怕什么好吗?”
        
“告诉你了,你还陪我去旅游吗?”
        
“那当然。不过,得附加回答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对李小刚是否会被退学那么感兴趣。”
        
“好吧,我告诉你。去年六月八日考英语,李小刚带手机进考场被我发现了。考试结束,主考让我放他一马,我觉得这不好,因为许多学生看见我收上了他的手机。主考说,同场监考的那位老师已经同意,就看我的了。又说,李小刚也发现他边上的那一位带小纸条了,如果我让他填写高考违纪单的话,他就举报我。其实,监考员并不能发现每一个偷考的人的,即使他举报了,我也不算犯了很大的错;但当时,我真的很害怕。主考还说,如果考场纪律那一栏我写不正常的话,一则要填许多表格,会有很多麻烦;二则败坏了县里的声誉,到时教育局长定会找我喝茶,或许对我的前途也有影响;三则小刚他爸是公安局长,谁能保证自己不犯错呢?就是不犯错,现在……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我明白他要说什么。左右为难之后,我最终松了口。主考就千叮咛万嘱咐地叫我不要说出这事去,即使对丈夫也不行。事后,我心里更担忧的却是有学生举报我抓到了作弊的学生却不上报,到时我可就真的要吃不了要兜着走了,于是心里便十分得恐惧。现在,一年已经过去,应该没有关系了吧?!”妻递过酒杯来,与他的杯子碰了一下,红着脸笑道,“喝,今儿个我真高兴!”

 但是他没有笑,心想:在这世上,看来,即便是白天,也会遇上鬼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