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拆迁纪事(1) 天 黑 黑  

2015-01-25 15:42:13|  分类: 虚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 黑 黑

知道自己住的这一带要拆迁,那是去年十月间的事;即便是贴出拆迁告示及补偿事宜,也已好几个月了,于我而言,似乎有些遥远,只留了些模糊的影子。然而,现在,我却不能不面对这现实了。

一个多月来,那些雇佣来的、车身上贴满了红红绿绿的拆迁广告的三轮车或者皮卡们,在屋外马路上鬼魅似的游荡着,一边连轴戏般地播放着《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法》,拆迁工作人员也恰似《包身工》中那些能将一根稻草说成金条的同乡,三天两头地到家里游说来了,要么晚上,要么就在屋外等着你下班回来。他们自然是拿着加班费的,而我们却赔了休息时间,甚至周末。

先是,他们在我家的墙上刷上了刺眼的“拆”字,在那“拆”字上画一个鲜红的圈。那圈有如阿Q画的,不太圆;而我的房子却因了那圈就像等待处死的犯人,有了与自由民不一样的标志,那是可耻的标志,就像海丝特身上鲜红的A 之后,他们便来丈量,量门前的水泥地面积,量围墙的高与宽及其它的零零碎碎。我们的在与否是不重要的,他们就是那掌管着你生死的阎王爷,手里正拿着要勾去你的名字的生死薄呢。高兴时,打个招呼;不待见时,倒好像你欠了他们许多似的,最大的债务就是你的房屋。

量过之后,就在拆迁办贴出了补偿公示。我们去看了,与市场价格相去甚远。在他们眼中,拆迁户家中个个都是藏着印钞机的,可以随时印出大把大把的钞票来;或者,我们曾经与他们有着好几世的宿仇,而今,他们是要来报这深仇大恨了——那就是让我们无家可归。可是,假如有上帝的话,他也是知道的呀,普通百姓,哪一分钱不是汗雨与鲜血换来的?拆迁了,即便是以一换一,谁又情愿?更何况,换来的商品房只是一个空壳,并不能马上就入住的!

妻自是很不满意,要到评估公司去讨个说法。然而,评估公司的那个女办事员,恰如面对白军的刘胡兰,又似面对国民党屠刀的江雪琴,昂首挺胸,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你问一句,她答一句,不是“不知道”就是“按规章办事就该如此”,斩钉截铁,冷若冰霜。不过,看她那模样,我想,她肯定知道我们不会砍她的头才这样的;若换了白军或国民党,她准是那种不用逼迫就会心甘情愿奉献肉体的女人,也许而今已奉献过好几回了。妻并没有想与她大闹一场的意思,便回去咨询工作人员。过了几天,工作人员来家了,说已上调了评估价格。可是,仍不尽如人意。

按《拆迁管理条例法》规定,房地产评估机构在确定被拆迁房屋的房地产市场评估价格前,应当听取被拆迁人的意见。可是评估人员呢?除了去向他们询问原因那天见过以外,之前,之后,都未曾见着鬼影的,何况人影?工作人员是告知我们价格上调了,但为何上调到现在这个价格,评估机构又为何给我们之前那个低价,我们也都不得而知。待问他们时,他们说这是由拆迁办决定的,他们也只是传达而已。

签约的日子一天天地临近了,那似乎也有些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感觉。我们知道,若不签字,最起码,我们的世界将不会再有太平了。

实际上,在一次次的游说过程中,他们曾经不只一次地向我说过一个事实。“去年白雾岭拆迁,职业中专有一位老师,也是不肯签字,你猜,最后怎么着?”从出生到上小学,而后中学大学,再后教书,我向来不曾与社会闲杂人员有过过多交往,因而那“最后怎么着”我是不能猜着了。见我不能回答,他们便直接说道:“最后组织出面!若再不签的话,就调他到美丽中学(我们县最偏远的学校)去。”

我虽然迂腐了些,心中却也明白,这是说给我听的;而且,他们并不愿利诱,更别说色诱了。可是,就这么签了,不说既得利益不得保障,也不说合法权益不受保护(其实,现实社会,合法权益不受保护的又何止我一个?),只是这一口怨气又如何咽下?妻自从下岗以来,一直在私营企业上班,一天30元,计天数的,几乎没有节假日。每天瞧着她回来便像散了架一般的模样,我心几多伤悲呀!早先买房,即便就一平米,又谈何容易?!我知道自己没有出息,自从本科毕业分配到现单位 (虽然我自信自己的专业水平绝对不比别人差) ,一呆也已一十六年。假如真的去了山旮旯,可是还能再出来?女儿尚小,读书之余,妻怎有时间照顾?或者干脆不让我上班了,一家三口,加上孩子上学,又将如何维持生计?

百姓总是善良,可各地拆迁之时,如何会出那么多的钉子户?真的有多少人,愿意以卵击石呀?!

失眠已是常事。是谁,偷走了我睡眠?

又是夜半,步出屋外,不见月亮,不见星星。风起来了,是台风要来了么?我知道,我是那无根的蓬草,我不能抵挡那暴雨狂风。天黑黑,我可能见着我的太阳?那温暖的太阳?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