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夜 读 鲁 迅  

2015-05-18 12:54:27|  分类: 手写我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 读 鲁 迅

下文中的引文出自《<呐喊>自序》《狂人日记》《药》《阿Q正传》《祝福》《再论雷峰塔的倒掉》《灯下漫笔》《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记念刘和珍君》《文学与出汗》《“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友邦惊诧”论》《为了忘却的记念》《拿来主义》《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这些都是过去高中语文课本中出现过的鲁迅文章,而今,除了《拿来主义》《记念刘和珍君》《祝福》(我们用的是苏教版教材),其余的,都已仙逝了。

 

九点零五分,晚自习下课,回到宿舍,甚是无聊。窗外,夜是漆黑的一片。远处,虽有灯火点点,也似鬼火般,又如那饿极了的恶狼睁大了的绿眼,在不断摇曳着的树影里,若隐若现着。

绵延了许多时日的阴雨,仍淅淅沥沥地下着,空气里弥漫了潮气。这潮气,似乎正预备着要侵蚀到我的骨髓里,占领我的肉体,甚至我的思想。我努力地反抗着,但对于自己能坚持多久,却甚是茫然。

鲁迅是一针镇静剂,他常常让我从浮躁中回到现实来,他会让我透过重重迷雾去见那事物的本来面目,他也会让我拨开重重雪被去见那地下的真实自然。

夜,是漆黑的一片,刮着潮湿的南风,下着凄迷的冷雨。九点零五分,晚自习下课后,回到宿舍,甚觉无聊,想着白天给学生上的《记念刘和珍君》,便从书架上抽出《鲁迅杂文精选集》,重温起久违了的鲁迅来。

翻着鲁迅,一行行,一页页,一篇篇,我猛然醒悟过来,其实,爱人民,爱民族,爱自己的国家,并不是每一个国人,想爱就可以爱的。因为我们世上的每一个国家都远没达到理想的社会状态,它便对这爱国者的品质有了严格的要求,“首先要这人沉着,勇猛,有辨别,不自私”。譬如人吧,他总会生病,或小或大,或缓或急,或轻或笃,你若不给他医治,抑或是讳疾忌医,又如何让他健康起来?由是,假如我们可爱的祖国有了病症,或小或大,或缓或急,或轻或笃,你是医治她,还是纵任她一病下去?你是做普鲁卡因、吗啡还是做一把手术刀?假如,你不想让她沉溺于幻境中,假如,你不想让她死在自己过分的自恋中,你势必要提醒她,敦促她,批评她,劝谏她,针砭她,让她敢于面对自己的痼疾,敢于挑破自己的脓疮,敢于剜割自己的癌肿。可是,这敢于让她看到自己长着脓疮、生着癌肿的人,不正是沉着、勇猛、有辨别,不自私的么?我佩服鲁迅,因为他正是这样的人!面对着他爱恋的人民,面对着他热恋的国家,他从不顾及自己,包括名声,包括生命。他任谁都骂,只要那人让他的国家忘了自己的苦痛,忘了自己的不幸,即便那人是他自己,他也会毫不留情地进行鞭笞,至于解剖,即便是伤痕累累,即便是鲜血淋漓。他也骂国民党,他生活的那个时代的统治者,他,毫不畏缩。他控诉,“我只觉得我住的并非人间”;他愤怒,若要纪念左联五烈士,“在中国的现在,还是没有写处的”,因为“禁锢得比罐头还严密”;他揭露,“中国国民党的治下,空前水灾,卖儿救穷,砍头示众,秘密杀戮,电刑逼供”……毛主席说鲁迅的文章是“匕首,是投枪”,我只是想,鲁迅要是有足够长的寿命,至于现在还活着,那会怎样?然而,想象毕竟是想象,我终究还是希望他已经死去了的,我不愿让心目中岿然屹立着的鲁迅变回周树人,甚至迅鲁!

夜读鲁迅,对于自己,我却越来越不自信了。我爱人民么?我爱我们的民族么?我爱我们伟大的祖国么?自然,我会说,是的,是的,是的!然而,我又顽固地觉着,我其实是不能列入爱国者的行列的。我胆小,我懦弱,为了人民,为了民族,为了国家,我敢挺身而出么?为了人民,为了民族,为了国家,我会殒身不恤么?刘和珍她们、柔石他们,都是“为了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而我,是否会沦落为那“无恶意的闲人”?我扪心自问着。自从开博以来,网易已有两次大规模的屏蔽,理由是“由于该篇日志含有违反国家《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的内容,暂不支持外部访问” 。在这两次屏蔽中,面对自己被屏蔽的文章,虽然愤愤然,我还是出于恐惧,把自己觉得“有碍观瞻”的博文,毅然决然地删去了。对于反人性,反道德,反宪法的行为,我也常常会愤愤然,甚至“大放厥词”,然而,似乎也只停留在这,此外,并没有更多的表现。细细想来,就凭这,也能算是爱人民、爱民族、爱国家么?

自然,我不会跟了一堆人后面,把“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向上提着”似的去看夏瑜被杀头;我也不会跟了一堆人后面,随着“阿Q游了那么久的街”,并且,也不会“以为枪毙并无杀头这般好看”;抑或跟了一堆人后面去听祥林嫂讲阿毛的故事,至于“流下停在眼角上的眼泪,叹息一番”“满足地离去”……但我很是怀疑,我会不会成为“那铁罐子中”“许多熟睡的人们中的一个”,“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我会不会就是那庸人,把所有的事情,包括那不幸、不平、不公都当作饭后的谈资,过着这混混沌沌、浑浑噩噩、庸庸碌碌的生活至于老死……假如我是作家,我会不会为博眼球,去写那专给太太小姐们、官二代富二代们看的描写香汗的文章;假如我是官员,我会不会成为那“日日偷挖中华民国的柱石的奴才们”。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勇敢地去打那会咬人的落水狗,打那“狼不狼、狗不狗”“会骑墙”的哈巴狗;面对着“安排着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面对着“这人肉的筵宴的厨房”,我会不会勇敢地去掀掉它,毁坏它。我也许还不至于成为“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然而,我会不会“像古人一样满足于古已有之的时代”或者“像复古家一样,不满于现在,就神往于三百年前的太平盛世”,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害怕,所以,我甚至不敢去挖掘、去发现那地底下的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夜读鲁迅,我深深地为自己悲哀,甚至悲伤,甚至悲愤,我不齿于自己的胆怯,我不齿于自己的畏葸不前。有人说,因为鲁迅难懂,所以学生怕读,以至于为学生计,中学课本中大量删除鲁迅,将至于无。夜读鲁迅,猛然间,一个念头闪现,那就是:不是学生怕鲁迅,而是他们!

九点零五分,晚自习下课,回到宿舍,甚是无聊。窗外,夜是漆黑的一片。因着绵延了许多时日的阴雨,空气里弥漫了潮气。这潮气,正预备着要侵蚀到我的骨髓里,占领我的肉体,甚至我的思想,至于,我亦昏昏然欲沉睡过去。而这突然出现的念头,却让我猛醒过来,并着实吓出了一身冷汗。虽然,我不齿于自己的胆怯,虽然我不齿于自己的畏葸不前,然而,我仍然害怕,由是,我不敢再读鲁迅,我关了灯,静静地躺在床上,静静地,听风,听雨。

窗外,夜是漆黑一片。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