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高三】九月(3)  

2015-09-15 17:53:30|  分类: 虚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月(3)

 910日是星期一,教师节。然而,教师节早已是名存实亡了,不会有上级领导来慰问,不会有单位来赞助,甚至连半天休息也没有。有时想想,某个群体之所以有自己的节日,多半是因为她弱势罢了,而不是她该得到尊重或者爱护,譬如妇女节,护士节,儿童节,教师节,老人节等等等等。这一天,二中召开了开学典礼,表彰了成绩优异者,进步显著者,还表彰了在上一学年获得市、县、校级荣誉称号的教师,然后是学生、教师代表发言。学生代表是段长指定某个班级再由班主任确定的,教师代表也是由校长确定了算。作为教师,每年都会被一个人代表着自己发言,虽然这个人有可能在学识、思想,甚至品德上远不如你,但你就是得被他代表着,不想也得要。陶渊明不愿为五斗米折腰乡里小儿,毅然归园田居,现实中能勇敢地做到这点的有几人呢?

这一天,许多教师收到了来自学生的礼物,大多为贺卡,也有鲜花和其他小工艺品的。礼虽然轻,然而对于教师来说,应该是没有比得到学生的喜爱更快乐幸福的事了。在众多礼物中,覃思收到的算是很特别的了,那是丁姿艳送的一把剃须刀。当他打开包装盒时,艾学兵就笑了。“看来,有人要介入你的私生活了。”

“我觉得下次可能会送内裤。”

“涂丛,你说话别不正经!”

见覃思不高兴,涂丛闭了嘴,其他人也就不说话。

这一天,高三年级还开了班主任工作例会,主要是关于915日三项高考的事情。一则要求班主任交代学生当天八点钟的时候一定要到达遂阳一中考点,要点名。二则要求学生路上注意安全,考试时要认真沉着作答。再一个就是要遵守考风考纪。另外,班主任须把914日晚要在县城住宿的学生名单报给艾学兵,学校将对他们统一安排。

915日,班主任们早早地就到了一中考点。七点半左右,学生们也陆陆续续来了,他们围着班主任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有怕考砸的,有紧张激动的。慧萍看梅青青一个人站在角落里,就过去问她:“你为什么不去和同学们聊聊呢?”
   
“我怕。”
   
“第一次参加高考,害怕是自然的。去和大家聊聊,你会放松些的。”
   
“老师,要是我考不好怎办?”
    
“三项考试不是有两次吗?这次考不好,明年三月份还有一次机会。不过,艾老师说,每次测试你都不错,你得相信自己。还有,我知道,英语听力你一定能拿到21分,或者更高。”
     “你真这样想吗,老师?”
    
“当然!两年了,我还不了解你?过去和俞烟聊聊吧,说不定,聊到的刚好会考到呢。”

“好的。谢谢老师。”梅青青便过俞烟那边去。

此时,莫平身边也围了一群男同学,他们总是问他:“老师,我要是不会怎办?”
     
“不会怎办?我又不能代你去考!再说,我去也不见得比你们考得好呢。”
    
“老师,监考很严吗?”田海斌问道。

“你以为是平时呀?一前一后两个老师,有视频监控,还有场外监考。”
    
“但是,听前一届的学生说,总是可以钻空子的。比如瞄一眼左右及前桌呀,有的同学隔了好几桌还做暗示。”
    
“就你鬼点子多。我告诉你,要是作弊被抓了,可别来找我!”
    
“我什么时候找过你了?” 

“是呀,你可没找过我,总是我找的你。我和同学们每个月做得那么辛苦,你打一次架就把我们的文明班级给打没了,你还有脸找我!”

“莫老师,我打算不打架了。”
   
“真的?那我可要谢天谢地了。”
   
“不用谢天谢地,谢我就行!”

“你这臭小子,我真得谢谢你呢!”莫平伸出手想给他一拳,田海斌笑着躲开了。没想到却从口袋里掉出来一副眼镜,他马上捡起来。“你平时不戴眼镜的,放一副眼镜在口袋做什么?”
    “关键时刻用呀!”
   
“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说罢,看看时间,已是805,他要学生过来,发准考证给他们。一边交代他们要认真作答,注意答题区域;若带了手机的,把手机放他那儿。等发到陶丽娜时,手上已没有几张准考证了,他就问陶丽娜,有没有看到王嘉。

“在那边问艾老师题目呢。”
“你过去,叫他到我这儿拿准考证。”

这时又有几位同学匆匆地跑过来。莫平叫他们别紧张,进场还有时间。待他们走后,王嘉也来了。

“莫老师,我有点紧张。”
   
“喝口水,做几个深呼吸吧。再说,你要是考不好,我们班谁还能考好?而且,据我所知,你除了不给我面子,其他几门功课应该还是不错的。”
    
“其实,数学我也很努力的。”
    
“我们不说这个,努力些,争取考个好成绩。”莫平拍拍他的肩膀。

“那我进去了。”王嘉笑笑,走进校门去。

此时,已是815分,艾学兵过来问大家还有谁没到,对方若有手机的话,打个电话催催。三(4)班只有江民了。莫平拿出手机准备拨号,抬头间,却见江民远远地跑过来,就放下了手机。跑到跟前时,江民已是满头大汗。莫平不禁责怪道:“是不是晚上又上网了?”
    “没有,车晚点了。”江民气喘吁吁地说着,一边用手擦着额上的汗。

“我叫你住旅馆的,你偏不!”给了准考证后,莫平递给他几张纸巾。“把汗擦擦,进去吧。不过,也不用太紧张,进场还有好几分钟。”
    
看着江民进入考点,莫平总算松了口气。而离他不远,慧萍正和艾学兵在大声嚷嚷着什么,他就过去。只听得慧萍很焦急地说着。“我打她电话,总关机。”

“她爸爸呢?”
“打过两次了,没人接。”
“你告诉我号码,我再打一遍。”
“我来打吧。”书记说。然后,他拨通了电话。“丁法官吗?你女儿呢?”
“她今天不是考试吗?”
“到现在还没来。她不在家里?”
“她昨晚没住家里,说睡一个朋友那儿。”

“到现在我们还联系不到她,班主任给她电话,关机的。你能不能再联系联系?”对方答应了,书记就挂了电话。

“法官怎么说?”慧萍焦急地问道。

“他也不知道丁姿艳在哪儿。”书记苦笑着。

大家尽管着急,但这事谁也没办法。当丁姿艳到达考点的时候,已经855了。

“你都干什么去了?我千叮咛万嘱咐,你当耳边风呀!”看着她,慧萍就气不打一处来。

“在朋友那儿睡过头了,一时又没等到车。”

“睡过头了?亏你想得出这种理由!”

“丁姿艳,你别站那儿了,进考场去吧。”土行孙看着被慧萍叫住的丁姿艳,说。

“进不去了。”艾学兵回道。

“九点还差几分呢,考生停止进场时间不是915吗?”

“英语听力,845就停止进场了。”

看着他们,慧萍什么也不说,自己站一边去,生着闷气。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