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铭的博客

思想是伟大的,然而有思想却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危险的。

 
 
 

日志

 
 
关于我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高三】九月(4)  

2015-09-25 09:39:07|  分类: 虚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月(4)

回到学校,经过几天的思考,她找了艾学兵,说她不打算再要丁姿艳了。

“可是,你叫她去哪个班呢?”
“这种人,不说我能否管住她,在我班里,她也影响别人呀?”

“其实,无论在哪个班,她都会影响别人的。”
“那么,你以后不要和我再提升学率!”
“不和你提,难道还指望专科班?”
“你要提,我就不要她。”
“那你说,把她放哪个班去?”
“我知道丁姿艳很想去四班,如果能让她去,她肯定同意。” 慧萍看着艾学兵,笑道。
“你以为莫老爷会要她?他早就说他是废品收购站站长了。”

“你去问问嘛。”见艾学兵犹豫不决,她就补充了一句。“要是她还在我班,我就不当班主任了。”

“你别要挟我,行不?”艾学兵笑道。“我去找书记商量商量。不过,我不是为你,是为年级着想。”
    
“我会记着你的好的。”

看艾学兵走出办公室,她便开始备课。没一会儿,覃思来找她商量关于“与”字的用法。

“组长,今天我复习词性,像‘与’‘和’等,既可作介词,又可作连词,总有些模糊,怎么区别?特别是在古文中,讲解虚词的作用是非分清不可的。你给讲一讲,怎样?”

“你这笨学生,连这种问题也敢拿出来问!”

 “算我以前没好好学习得不?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只要愿学,总不会太晚的。”
   
“说简单点吧。介词可放在句首,连词不行。再者,看两边的词或短语能不能互换。能的话是连词,不能的就是介词。比如:‘夫六国与秦皆诸侯’,在这里,说成‘夫秦与六国皆诸侯’,意思没变,就是连词;而‘臣尝从大王与燕王会境上’,说成‘臣尝从燕王与大王会境上’,意思就变了,说明这里不能互换,是介词。”
   
“就这么简单?”
   
“是呀?看来,大学白学了。”
   
“好像读书时我也挺用功的。……我知道了,肯定老师没教!”
   
“我们学生也这样,他不会就是老师没教,向你学的吧?”
  
“那我不会的,都说是自己笨,不努力好了。不然,到时就是自取其辱。”覃思起身回办公室去。出门时,又附上一句“谢谢老师”,慧萍看着他笑笑。

上课时,覃思走进四班,对同学们说今天我们复习词性,然而,他却发现有好几个位置空着,便问王嘉:“那几个同学哪儿去了?”
    
“会考补考。”

“对了,今天922日,会考补考!” 他再问一遍。“他们都是补考去了么?”

“嗯。”

“那好吧,我们上课。”
在下周的一天,碰到田海斌,覃思就问他:“会考补考怎样?”

“肯定通过!”
“吹牛吧,肯定通过?”

“不吹牛,我说肯定就肯定!”
“那为什么第一次没通过呢?”

“情形不一样。”
“怎个不一样了?”覃思追问道。

田海斌就走近一步,轻声说道:“覃老师,我和你说,你可别告诉别人。”
“还神秘兮兮的!好吧,我不告诉别人。”
“补考松着呢,随便你抄,没人管。”
“那监考老师坐那儿干嘛?”
“他们根本就不在教室。”

听了这话,覃思想起了一位参加会考补考考务工作的同事说的话来。那位同事是在一中监考补考的。在考试期间,她本一直坐在教室后面监考来着,后来来了一位领导,说她可以去办公室喝一杯茶了。
    
“我不渴。”她说。

“补考呢,太认真的话,这些学生就拿不到毕业证书了。”那领导并没正眼看她,轻轻地对她说。听了这话,她明白了那意思,但她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人,不知该怎么办,犹豫着。“去吧,或者外面歇会儿也行,有事我负责。”
    
其实,讲台上的主监早就不在了,她想坚持,但作为领导,话已讲到了这份上,她只得站教室外面。今天看来,此话属实。离了田海斌,覃思心里觉得很是郁闷,就找书记打球去。

就在这一天,慧萍也接到了艾学兵的电话,说让丁姿艳换班的事,书记已经同意,莫老爷也没有拒绝。莫平说,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多一个丁姿艳,只不过多一些臭气,习惯就好了。但是,要她自己先和家长沟通沟通。

慧萍谢过艾学兵,然后打了电话给丁法官。在见到丁法官之前,她作好了准备,先礼后兵,如果婉言相劝不行,就只好撕破脸皮了。

丁法官没空,得晚上过来,慧萍本不晚自习,只好呆在学校等他。打电话给郑大夫,叫他记得放学时去接儿子,说自己有事得晚上回去,晚饭也只好让他自己烧了。郑大夫显得有些不高兴,因为他要上夜班,儿子又只能去医院了。

丁法官到学校时已经七点,他是一个人来的。他向慧萍道歉说,今天很忙,来晚了。慧萍给他倒了茶,然后向他反映了丁姿艳在学校的情况。

“我知道女儿不懂事,老是给你添麻烦,对不起了,吴老师。”

“不用客气。把孩子教育好,是家长和我们老师的共同心愿。我只是觉得,我们班是高三年级最好的,老师上课的进度也快;丁姿艳的成绩相对来说却不是很好,她应该也有些自卑吧,学习总不能跟上。”

“你是说……”

“我的意思是,她能不能换个班级。”

“换个班就好吗?”丁法官阴沉了脸。

“我想会好一些。不是我瞧不起她,以我的从教经验看,我觉得丁姿艳要考上本科希望不是很大。我们班是本科班,语数英理化生都学的;若是专科班,理化生不学,语数英每周比我们多两节课。假如进了专科班,她学语数英的时间就会多些,对于这几门功课成绩的提高也有帮助。再者,从任课老师来看,她和英语老师已经有了矛盾,英语课根本不听,换一 个老师对她会有好处。当然,不是我们班英语老师不好,我觉得问题在丁姿艳那儿。一次是上课照镜子,老师讲她,她不听还说老师是猪。再一次,上课睡觉,老师提醒她,她含沙射影地说老师不会上课。我觉得,这些情况对于她的学习都是不利的。所以,我认为,换个班对她来说也许会好些。”
    
“那换哪儿去呢?”
    
“我觉得最好换四班。四班的班主任也是我们班的数学老师;而教语文的覃老师,是她原来在八班时的语文老师,丁姿艳可喜欢上他的课了。”听了她的话,丁法官没说什么,只是在沉思着。“其实,说老实话吧。丁姿艳并不笨,只是性格有些倔,甚至有些偏激。我呢,也比较急躁,在我班里,她肯定会觉得不够舒坦,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她的学习。四班的莫老师,很随和,能够和学生心平气和地交流,这点,是我一直想向他学习的。我想丁姿艳就像一块烧红的碳火,她时刻需要冷水来冷却,那么莫老师就是最好的人选了。”
   
“说实在的,我女儿到了今天这份上,应该是我的责任。小时候,她本是很乖巧很听话的。只是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她妈妈病故了,我又忙,一直没能照顾好她。”丁法官说着,红了眼圈。“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不说也罢。就按你说的吧,换个班也行,只是人家是不是就愿意接收呢?”
      “我已经和莫老师商量过了,他同意。”
     
“那,就这样吧,最好是姿艳她自己也愿意。”
      
慧萍去教室叫了丁姿艳。丁姿艳来到办公室,看她爸爸在,就一脸的不高兴。

“艳,吴老师把你在学校的事情都对我说了,你怎那么不懂事?”
“她不是早就和你说过这些破事了吗?”

“你怎说话呢?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知道尊重人不?”丁姿艳闭了口不再说话。丁法官又叫她把作业本拿来看看。

“我没做。”
“为什么不做?”
“我不会。”
“不会?不会不能问呀?”
“同学们看不起我,也不帮我。”
“那你不能争口气,好好学习?”
“我学不进去。”
“在校不学习,读什么书都不知道。”
“我不想读了!”

“不读书!?不读书,你能做什么?再说,像你这脾气,就算进了哪个单位,能呆多久?”

“那我想换个班。”
“你都成问题学生了,哪个班主任会要你!”
“你不是和我们学校校长书记都熟吗?换个班还不容易!”
“小小年纪,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不知从哪儿学来的!。”
“你想我好好读书的话,就给我换个班。”

“换班了,你就好好学习了?”

“我一定努力!”
“那你想去哪个班?”
“四班!”

慧萍一直站在办公室外面,听了她的话,就进来,问道:“你想换班,我去和莫老师说,但你能向你爸和莫老师保证好好学习吗?”

“我保证,只要能换到四班去。”

“你回教室吧,我和你爸再谈谈。”
“谢谢老师。”丁姿艳说着,教室去了。

看着丁姿艳兴高采烈的模样,两人都觉得欣慰。

当慧萍到达医院接儿子的时候,已近九点了,她向丈夫表示了歉意。郑大夫不免埋怨道:“别人还说取个女教师回家,饭有人烧了,衣有人洗了,孩子有人教了,家务也有人做了。可我呢?娶了女教师回家,自己就成保姆了。”
    
“从明年开始,我不再做班主任,好好做你的保姆,行不?”
    
“记得上一届你也是这么说的!没有成为事实的时候,我还是不相信的好,以免到时又要失望。”
    
“真的,我向你保证!”
    
“别保证了!都九点半了,早些带儿子回去睡觉吧。”
    
“那你注意休息呀!”慧萍抱歉地笑笑,带儿子下楼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